重归都市 第一百六十四章 烧刀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了,锁子叔,你带乡亲们把被弄倒的墓碑和坟重新弄起来!”看到这些村民紧张的样子,叶飞对着旁边的周铁锁说道。

    “诶,好的,叶大夫!”听到叶飞的话后,周铁锁赶紧答应了一声,招呼身后的这些村民向着山脚下走去。

    这些村民巴不得离开这里,在这里他们感觉身上的压力特别大,所以听到叶飞的话后,全都快速的向着山下走去。

    “叶老弟,我们也下去帮忙!”看到村民往山脚下走去,王毅也赶紧说了一句,别说这些村民在这里呆不住,就连他都在这里也呆不住,如果是市一级的领导在这里,他巴不得留下来,但是当一个需要他们仰望再仰望的存在在这里时,他们却希望赶紧走开。

    此时,看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无论是老人还是老人身边的中年男子,他们都看着叶飞,刚开始他们就已经注意到叶飞了,相比于别人的慌乱,叶飞从头到尾都一直非常镇定,没有一丝胆怯的表现,就算是被数把枪指着的时候也是一样,这让老人和中年男子心里十分的好奇!

    “谢谢老先生,解了河口村之危!”等到这里只剩下叶飞和老人一方的这几个人时,叶飞对着老人拱了拱手说道。

    今天也多亏了这个老人帮忙,如果不是他帮忙的话,确实要麻烦很多,或者叶飞可以找一些人帮忙,但是他独自对上政府这些国家政权时,叶飞有时候也会无能为力,这也是人们削尖脑袋想进入仕途,掌握权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听到叶飞的话后,老人对着叶飞摆了摆手。现在他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他的警卫长黄治中扶着他,他现在能不能站住还不一定。

    “老先生早点回去休息吧!你的身子要多注意休息!”看到老人的样子后,叶飞微微的叹了一口起说道。

    到了老人这个岁数,再加上这样的病情,老人的日子恐怕不多了,生老病死,人都逃不过这个轮回,这个老人如果早些遇到他或许还有的救。但是是到了这个阶段,叶飞也不敢说可以救的了他。

    再者,虽然他不知道老人的具体身份,但是看到这个老人刚刚的样子,他也知道这个老人非常不简单。这样的人谁敢不计生死的让他放手治疗呢?因此,叶飞也没有提过这事。

    中年男子黄治中听到叶飞的话后,猛然抬头,双目犹如一个冷剑一般向着叶飞看去,但是当他看向叶飞的时候,发现叶飞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由得疑惑的摇了摇头。

    也难怪他多心。老人身体的情况只有他和老人的儿女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外传的,要知道,老人就是他们家的定海神针。很多事情都是在这个阶段布局,否则老人病重的消息传出去后,势必对这一系造成一些影响和动荡。

    老人就是一杆大旗,只要在这里站着。哪怕是在医院里躺着,他们这一系的人就没有人敢动。但是老人一去,这就很难说了,因此,现在老人的子女们都在布局,应对将来可能发生的危机。

    对于这个黄治中的这一眼,叶飞仿佛完全无视,同时,他也不在理会老人和黄治中,转身走向了未婚妻的墓地,几个月没有来,附近有了不少的杂草,所以叶飞专心清理起旁边的杂草来。

    此时,老人和黄治中都奇怪的看着叶飞,要说刚刚这一幕,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他们不简单吧,但是叶飞却没有所动,只跟他们简单的道了一声谢便不在理会。

    如果说叶飞是紧张不敢和他们说话的话,那还好理解,但是他们却没有从叶飞的身上感觉出任何的紧张来,仿佛他们就是两个普通的路人一样,这让他们非常奇怪。

    叶飞一点一点清理着周围的杂草,渐渐的整个墓碑显露了出来。

    “治中,咱们走吧!”老人看到叶飞不在理会他们,而老人感觉到身体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因此转身对着黄治中说了一句。

    “好!首长!”中年男子黄治中闻言,应了一声扶着老人向着山顶走去。

    “好一个神仙圣地啊!”

    两人刚走了几步,老人便停下了脚步,他站在这里正好能看清楚整个山谷,因此他站住身子,向着这个山谷看了一圈,当他看到山谷美丽的景色时,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老人说完后,回身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叶飞,当他的目光看向叶飞的时候,身形突然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神色,而老人好似是不相信一般,揉了揉眼睛,当他再次看向墓碑的时候,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激动,浑身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首长,您怎么了?”一直搀扶着老人的黄治中自然发现了老人的异常,于是赶紧对着老人问道。

    “治中,扶我过去........”听到黄治中的问话后,老人用手指了指墓碑的方向说道。

    黄治中闻听老人的话,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对,说到底他只是老人的警卫长,没有权利替老人做任何的决定,说话也只能是事关老人安危或身体的时候劝说一句,如果老人执意的话,他也只能服从,这点分寸他还是能把握的。

    黄治中扶着老人来到了这个墓碑前面,老人看着这个墓碑,浑身颤抖着,就连嘴唇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看到两人过来,叶飞也放弃了清理这里的杂草,直起身来看着两人,而那几个年轻人更是在距离老人两米远的地方小心的戒备着。

    “啊......呜呜!”突然,看着墓碑的老人,张口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喊声,喊完后,老人的双眼中忍不住留下了两行浊泪。

    “首长,你怎么了?首长!”看着老人的样子,黄治中心里不由得一惊,赶紧对着老人问道。

    叶飞看着老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看着老人的样子,好似是认识叶飞的未婚妻一般,不过,叶飞心里却对老人没有任何的印象。

    老人并没有理会黄治中的话,而是挣开黄治中的搀扶,蹒跚的走到了墓碑的跟前,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墓碑放声大哭了起来。

    “首长,您的情绪不能太过激动......”看到老人的样子,黄治中几步走到了老人的身边,搀扶起老人来说道。

    “你们先退下吧!我想自己在这里呆一会!”对于黄治中的话,老人是理也没理,直到过了一会,老人才平复了下来,对着身边的黄治中说道。

    “这......是,首长!”听到老人的话后,黄治中犹豫了一会,才应了一声向后退去,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墓碑里埋葬的是谁,但是能让老人如此,而且墓碑上写的是一个烈士墓,很可能是老人以前认识的人,所以他想了想向后退去。

    说白了,老人已经病入膏肓,这次出来很可能也是老人最后一次出来,所到的地方都是在老人心中有着深刻记忆的地方,也可以说这次出来,是对老一生的一个回顾,所以一些事情上黄治中并不会阻止老人,因为他们都知道不能让老人带着遗憾离开。

    “治中带酒了吗?”突然,老人对着正准备离开的黄治中问道。

    “首长,这次出来的匆忙没有带酒!”黄治中听到老人的问话后,摇了摇头说道。

    “老人家,烧刀子要吗?”站在旁边的叶飞看到中年男子摇头后,对着老人说了一句。虽然到现在他也没有认出老人的身份来,但是看老人的样子,显然认识他们。

    “烧刀子?呵呵,好,多少年没有喝过烧刀子了......”听到叶飞的话后,老人的神情一震,喃喃自语了一句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笑意说道。

    “首长.....”

    听到老人要这个年轻人的酒,黄治中赶紧开口想要阻止,在他看来叶飞就是来历不明的人,以老人的身份岂能喝来历不明人的酒呢?这要是打算害老人怎么办呢?因此,老人刚刚答应,他就开口阻止,但是他的话刚出口,老人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老人知道他自己没有几天好活了,谁会来害他呢?何况虽然他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是心里对叶飞却充满了好感,就冲叶飞刚刚在这里清理这些杂草他就相信叶飞。

    看到老人答应,叶飞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五公分长,一公分厚的银色金属酒瓶递给了老人。

    “呵呵,这酒瓶有一定年头了......”老人接过了叶飞手中的酒瓶后,看了一眼手中这个因长年使用而磨的非常光滑的酒瓶说道。

    老人说完,便拧开了酒瓶的盖子。

    “好,好,纯正的烧刀子,多少年没有喝过了......”老人拧开酒瓶,把瓶口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缅怀感叹道。

    这些年老人什么好酒也喝过,但是这么纯正的烧刀子却是解放后第一次见到,其实不是他找不到,而是这么些年他也没有找过,只是现在人快不行了,一些隐藏在心底的东西才会涌现出来。

    “咳咳......”老人说完后,仰口灌了一大口酒,老人毕竟是老了,而且身体不行,再者,这烧刀子最少六七十度,所以这一大口酒下去,立即呛得老人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