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舅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首长!首长!您没事吧!”看到老人的样子,中年男子黄治中赶紧走到了老人的身边,轻轻拍打着老人的背部说道。

    过了一会,等老人的咳嗽停下来后,黄治中瞪着眼睛看向了叶飞,要知道,老人的身体本就不能喝酒,老人嗜酒,如果老人身体健康的话,他都是带着点酒,但是当知道老人的病情后,他就从来不带酒了,没有想到他不带,叶飞却给拿出来一瓶。

    老人的咳嗽停下来后,对着正在拍打他背部的黄治中摆了摆手,示意了一下。

    而黄治中看到老人确实没有了问题后,才停止了拍打,扶着老人站了起来,道:“首长,您不能在喝酒了.....”

    “呵呵,没事,以后能不能在喝还两说呢!”听到黄治中的话,老人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

    他自己的身体他知道,估计也没有几天好活了,以后可能真的没有机会在喝酒了,老人虽然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但是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半点害怕,经历过抗战的人心里都清楚,能活到现在完全就是赚头,何况他心里唯一的一个心愿也已经完成,虽然并不理想,但确实是完成了,想到这里他看了看那座墓碑。

    听到老人的话后,黄治中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黯然,确实,当时医生的诊断是,老人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寿命,而如果在医院好好住院治疗的话,可能会有半年的时间。

    本来他们告诉老人想让老人去住院调养一段时间,但是老人何其聪明,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因此。老人并没有同意住院,而是打算出去转一圈,去看看他以前生活过,战斗过的地方,等把这些地方转完后才去住院。

    老人的子女考虑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下来,毕竟老人要是住进医院能不能活着出来很难说。

    “首长,您最少还能活着一二十年,岂能没有机会喝酒.........”听到老人的话。黄治中赶紧开口说道。

    “呵呵,治中啊!你跟了我二十年了吧!”老人闻言,只是摇了摇头,看向了黄治中轻声道。

    “首长,二十一年三个月零八天!”听到老人的问话。黄治中没有任何的犹豫说道。

    “后悔?一个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陪着我一个老头子度过......你的理想,你的抱负.......”听到黄治中的话后,老人点了点头问道。

    “报告首长,不后悔!”看着眼前的老人,听着他的话。黄治中站直了身子,敬了一个军礼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要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决心,因为他记得,当年他刚刚当上老人的警卫员时。老人就问过他‘从一个一线的王牌野战部队,来给我这个老头子当警卫,后悔?’当年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的老人的问话,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当这次老人问起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犹豫就回答了一声‘不后悔’。

    “哎。回头是该把你安排一下了!”听到黄治中的回答,老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首长......”

    “好了,别说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黄治中还想说什么,却被老人给打断。

    黄治中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他从老人决定出来走一走,心里就感觉老人应该知道了他的病情,此时听到老人的话后,他心里明白老人确实已经知道了,因此,他也只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老人说完后,拿起酒瓶再次喝了一口,这次他适应下来后,并没有呛到,不过因为酒的度数非常大,让他的脸顿时泛起一阵的涨红。

    “好酒!”过了一会,老人才抑制住上涌的酒气,痛快的说了一句。

    喝下酒后,老人的精神明显好了些,当然这仅仅是酒精刺激的原因。

    “一模一样,和以前喝的烧刀子一摸一样啊!六十年没有喝过了,没有想到还是如此痛快!”过了一会,老人才感叹的说了一句。

    “首长,您少喝点!”看着老人连喝了三口,黄治中忍不住劝说起来。

    “呵呵,没事,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老人闻听他的话后,笑着说了起来,说完再次拿起酒瓶。

    “老爷子,酒这东西,少喝点活血化瘀,多喝却要伤身了!”看到老人还要喝酒,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叶飞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对于这个老人,叶飞的心里也有一些莫名的情绪,只是他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老人,就算是因为岁数大了,人的模样有一些变化,但是大概的轮廓还是能分辨出来的,但现在?叶飞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没事,今天心里痛快,就是死也值了!”听到叶飞的话后,老人对着叶飞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说道。

    老人说完挣开了黄治中的搀扶来到了墓碑前,看着墓碑,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淌了下来,道:“姐,我终于找到你了,六十年了,我终于找到了.......可是爸妈却看不到了........”

    老人说完,一下子跪在了墓碑前,俯身痛哭了起来。

    听到老人的话后,他身后的黄治中不由得脸色一变,他跟了老人二十年自然对于老人的一些事情有所了解,何况这些年老人还在到处打听他姐姐的消息,但是这么些年过去,最终却没有老人姐姐的任何音讯。

    “难道这个墓碑里.....!”想到这里,黄治中看向了墓碑,看到了墓碑上的名字后,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但是他,这里最为震惊的人要数叶飞,当叶飞听到老人的话后,脸色瞬间大变,一脸骇然的看着这个老人。

    叶飞对于未婚妻林萍的家人也有所了解,知道她有一个小一岁的弟弟叫做林战,而且也知道这个林战是一个解放军的战士。

    由于他和林萍是在战争中相识相恋,所以他并没有和她的家人见过面,只通过数封的书信,两人的关系也是在她父母通过书信同意的。

    本来林萍的家人不同意,林萍属于书香门第,自然不希望女人嫁给一个大老粗,要知道,那时候解放军都是泥腿子大老粗,后来,叶飞给林萍的家人去了数封书信,但是一直没有回音,直到有一天他们接到了林萍父母的书信同意了他们的关系,林萍的父母同意,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叶飞的一手好字。

    林萍的父母都是文人,自然是以字观人,他们最初以为这书信是叶飞找人代写的,所以并没有回话,而是等到来了十几封信以后他们才相信了下来,十封信后,叶飞的字里行间带出了焦急,这才是他们相信的根本,因为代写毕竟是代写,没有本人精神融入的。

    如果叶飞十几封信以后,他的字还是中规中矩的话,不带丝毫火气的话,林萍的父母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当年他们在这里进行战斗的时候,林萍告诉过叶飞她弟弟要来这里,因为他弟弟也是解放军,正好距离他们这个根据地不远,所以他弟弟作为家里的男丁是来帮他们主持婚礼的。

    但是没有想到,她弟弟还没有来的时候,林萍却已经牺牲,而叶飞把林萍埋葬在她最喜欢的地方后,随着部队离开了这里,没有想到一梦五十年,他竟然来到了现在。

    叶飞此时看着跪伏在地上的老人,心里也是非常的激动,这是他除了再一次见到林萍的墓碑和见到杨灵外,第三次心里不可抑止的激动起来,不过,虽然他的心里激动,但脸上依旧平静如常。

    老人跪伏在地上嚎啕大哭,黄治中虽然知道老人的情绪不能有大的波动,但是他却并没有去阻拦。

    虽然老人这么些年来,心里也想到姐姐可能死了,否则不可能这么多年没有任何的信息传来,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寻找,哪怕找到的只是尸骨,也必须找到。

    对于叶飞的死他知道,毕竟当年叶飞掉进泥沼死掉,对于军中来说是一件大事,老人自然也知道了,但是她的姐姐却没有一丝的消息。

    但是等到现在他也没有找到,直到他最近知道没有几天活头时,决定出来转转,没有想到无意中看到了姐姐的坟墓,虽然只是一个坟墓,但是他相信不会看错的,上边的字和家里他姐夫的寄来的书信的字一模一样,名字也完全正确,这由不得他不信。

    渐渐的老人停止了哭泣,缓缓的站起了身形,当老人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跌掉,毕竟老人的身体现在已经十分的虚弱,情绪又经过强烈的波动,所以现在能坚持到现在,还是因为酒精的刺激。

    “小伙子,你知道这座坟的来历吗?”老人站了起来,看向了站在旁边的叶飞问道。

    “这座坟吗?河口村的村民可能知道的清楚一些!”听到了老人的问话后,叶飞并没有回答,虽然他知道,但是却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山脚下正在给他们祖坟重新立碑的河口村的村民说道。

    “治中,扶着我下去!”听到叶飞的话后,老人转身对着黄治中说道。

    黄治中闻言赶紧扶住老人向着山下走去,而叶飞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当他看到老人下去后,转身看向了未婚妻的墓碑,喃喃道:“萍儿,这个就是你弟弟吧!你的家人也来看你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