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恶毒的武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着这幸存者压抑的惨叫声,凌默也没有制止夏娜,而是打开水壶立刻开始清洗起自己的眼睛来。

    虽然他完全能通过夏娜和叶恋的视野看到周围的情况,不过这酒吧内情况不明,尽快恢复视力是必须的。

    至于这个幸存者,他伤了自己,受点罪也是应该的。

    直到凌默洗干净了眼睛,这个幸存者才终于从持续不断的剧痛中解脱了出来。

    当凌默睁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看向他时,这个幸存者的头发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那张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庞也因疼痛扭曲变形,如果不是紧咬着牙关,估计他的惨叫声能把远在大街上的丧尸都给引出来。

    “好了夏娜,放开他吧。”凌默的一句话,对这个幸存者来说简直如蒙大赦,他抬头看了一眼夏娜,眼神中充满了畏惧和警惕。

    这个女孩一副没用全力的样子,却几乎踩得他脚都碎了,这种怪力简直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而且刚刚她出手时不早不晚,力道很稳,如果她稍微用力过猛一点,估计他现在已经头身分家了。

    听了凌默的话,夏娜阴寒地看了这幸存者一眼,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长刀。

    这幸存者的身体立刻绷紧,眼神中骤然闪过一丝厉色,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就见眼前黑影一闪,一只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右眼上,在他闷哼一声的同时,手中的武器也被凌默一把给夺了过去。

    在看见这武器的第一眼,凌默就忍不住眼皮一跳,心中暗道,这真是个狠人……

    确切地说,这不算什么武器,只是一根被特意磨过的厨房用磨刀棍。像这样的东西质量是足够了,但顶端并不尖锐。这青年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愣生生将顶端磨成了片状,而且整个磨刀棍上,涂满了丧尸的血液。依照病毒的超强生命力,这样一把磨刀棍,如果是用来和幸存者交手,只需要擦破对方的一点皮,就足以害得对方感染了。

    很显然,这一手是专门为了和幸存者交手时做出的准备。

    再看那个幸存者,凌默的一拳直接将他砸到了地上,而叶恋则默不作声地抬脚踩住了他的手腕,比刚才还要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立刻如同虾米般蜷缩了起来。

    刚刚夏娜的攻击只是出于她个人意愿,但现在却是凌默操控的了。

    一开始这名幸存者的攻击还能说是无意的,可刚刚他让夏娜放开这人时,他明显还有继续冲上来的打算。如果刚才凌默反应慢一点,这把沾满了病毒的武器只需要刮伤他,就有可能给他带来极大的威胁。

    对于对自己怀有攻击意图的人,凌默是从不手软的。

    这名幸存者倒是很硬气,虽然疼得全身都弓了起来,但仍旧没有大声惨叫。

    从身形来看,大概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男式夹克,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也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了。

    不过那尖尖的下巴,以及那紧抿的干裂嘴唇,让凌默立刻对他作出了判断:这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白脸。

    “好了。”让叶恋放开了他之后,凌默蹲了下去,将那把磨刀棍抵在了这名幸存者的脖子上。

    这个动作让这名正准备挣扎的幸存者立刻僵住了,他对这把磨刀棍的杀伤力很清楚。

    “你想做什么?”他警惕地看着凌默,语气显得有些紧张,“我不是故意攻击你的。”

    “但你刚刚是故意的。”凌默冷冷地说道。

    这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我只是想活着逃走。”

    “废话,你肯定就住在这个酒吧,逃走?”凌默冷笑不已,这人的身手不错,但谎话却太过拙劣了。没有人会特意跑到这种酒吧里面猎杀丧尸,更何况在凌默看来,恐怕除了今天这两只在他特意操控下进入的丧尸外,平时这酒吧应该连丧尸的毛都看不见一根。从这点来看,这里其实算是个不错的居住点。

    不过话音刚落,凌默就突然想到了一丝蹊跷之处,他深深地看了这人一眼,突然问道:“你是想把我们引出去?怎么,这里还有别人?”

    说到这里时,凌默抬头看了叶恋一眼。

    之前叶恋的表现明显说明这里是有丧尸的,可没想到出现的却是一个幸存者。但叶恋的本能反应绝对不可能出错,这人的举止又这么怪异,说不定在这家酒吧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说不定。

    难道会有一个和自己一样,能够操控丧尸的异能者?不……如果真有的话,应该不会让活人出来冒险。但不管怎么说,这个酒吧绝对有什么问题。

    果然,听了凌默的问话,这人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慌乱,他虽然竭力掩饰,加上光线昏暗,估计很难有人能发现这一世异样,但偏偏凌默可以和夏娜及叶恋共享视野。而很不巧的是,丧尸的夜视能力是很强的。

    “你好像很紧张?这么看来我应该说对了。”凌默淡淡说道。

    这人目露挣扎之色,咬了咬牙后,突然说道:“你想要什么?物资?不怕老实告诉你,我很穷,没什么粮食。”

    凌默先是一愣,随后就不屑地说道:“我不是来抢粮的,我是想问……算了,看你的样子也不会说,我自己找好了。”

    说着,凌默就站了起来。这人见有机可乘,立刻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凌默一脚又踹了回去,而叶恋则直接将他拽了起来,将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

    这人个子不高,比起叶恋还稍微矮些,虽说对方是个女孩,但被叶恋这么押着,他却偏偏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凌默冷眼看去,见这人的眼神十分慌乱,对自己心中的猜测便更加肯定了。这里一定有古怪!

    挨着将走廊内的包房打开后,却并没有半点收获,凌默甚至跑到卫生间去找了一圈——自从被那只进阶丧尸偷袭后,凌默就隐约觉得,说不定丧尸这个种族,对卫生间这种阴暗狭小的地方很有偏爱也说不定。

    不过很可惜,卫生间内也一无所获。

    回到走廊后,凌默有些郁闷地皱起了眉头,可这时他却发现,那名幸存者的表情似乎隐隐有些松了口气的样子。

    凌默看了他几眼,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我走到哪儿,你的眼神都会跟到哪儿,不过我发现有个地方,你一直没有看过,故意避开?”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震惊,同时疯狂地挣扎起来,可惜在叶恋手里,他就跟一只病猫没什么区别。

    “你……你怎么发现的!”见无法挣脱,这人的眼神竟变得有些疯狂,同时低声嘶吼着问道。

    见对方反应这么激烈,凌默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对方满以为在这种昏暗的环境里,自己的眼神变化不会被凌默发现,而且事实上,凌默一直走在前面,除非后脑长了眼睛,怎么可能注意到他?

    估计他打破头也想不清这个问题,凌默也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

    “别过去!我只是不小心伤了你啊!我道歉还不行吗?”这人显得十分紧张,不断说道。

    凌默冷哼了一声:“我已经说了,你一开始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但你刚才明明是想杀我的。这个……”说着,凌默晃了晃那把磨刀棍,“你对幸存者好像也很不友好啊。”

    “那……这只是我的武器而已。如果你觉得道歉还不够的话,再打我一顿吧。”这人还试图辩解。

    凌默笑着摇了摇头,便不再搭理他了。

    的确,一般人很难判断出这磨刀棍上沾的是普通人血,还是丧尸的血。可凌默和丧尸的精神力是几乎一类的!

    他对于血腥味的认知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不过对于病毒的味道,他却是有着有别于常人的特殊反应。

    这磨刀棍,在凌默闻起来,除了浓烈的血腥味外,还隐约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淡,但却说明了病毒的存在,而且至少是抹了好几遍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也许这人会说自己是杀了丧尸后,从未清洗过武器……但这种借口,傻子才会相信。

    普通人对丧尸的血液恐怕都是敬而远之,视若毒蛇猛兽,即便是凌默,也会在战斗后擦干净自己的短刀,除了实在无法清除的血槽。

    再说他欲盖弥彰的态度,不正是说明了问题么?手段狠辣不是错,普通人要想活下去,难免无所不用其极,但用如此恶毒的法子,凌默对这个幸存者就完全没有任何好感了,更不会被对方的这些说辞给打动。

    来看大主宰最新章节wwW..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