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百七十四 大事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王师风的效率很高,再加上有张扬,战璎珞,十公辛和寒初雪三人的资金投入,立刻就把左京右京看中的店铺搞定了,股东们都是爽快人,说白了也都是不在乎金钱的家伙,张扬还是比较苦恼的,在诸神空间输了比确实让他挺头痛,就指望着这次在酒鬼上翻身。

    一分钱难倒英雄,就算是强大的修士,也不能总是白吃白喝,或者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太丢面子不说,也有伤强者的尊严,不过强者想赚钱总是容易一些,背靠家族或者实力就更不用发愁了。

    商铺原本是卖酱料的,也做豆腐豆芽一类的小生意,干了二十多年的老字号,可惜,店主无后,加上年齿渐松,快要熬不过镐京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了,便打算卖了店铺安度晚年。

    “别的不说,就这商铺,哪怕什么都不做,过两年,价格肯定还要涨,都是有利可图的。”

    王师风很得意,原本是想租的,但是在镐京,只要有足够的钱,能买到商铺,就绝对比租要划算,万一生意亏本,过两年把商铺转卖,就能完全回本。

    就看他这种小算盘,就知道肯定修行无望。

    王猛对这些事儿根本不在意。

    得到了王猛的认可,王师风算是松了口气,当时他是得到消息便第一时间交割了商铺的地契,也没有通过王猛。

    王猛观察了四周,地气不错,正好落在镐京一条细小灵脉的尾翼,房屋的格局也很好,楼高三层,一楼可以做成大众的酒档食肆,二楼三楼是雅间,用来招待有品味的修士酒客,还有个可以当厨房和仓库的大后院。

    后院当中,还摆放着许多制作酱料的大缸将这些清除出去之后,就可以直接摆上酒缸,非常方便。

    王猛随手在后院布下了几个阵法,但是阵眼封死只等装修完成之后,开启阵眼,就可以无视萧小之徒了。

    “尽快开张吧。”

    位置还行,商铺原本的装饰也符合酒铺的布置稍加改造,差不多就可以直接开张了。

    “没问题。”

    王师风点了点头,资金也不够给酒铺大装修了,暂时一切从商,开张前的每一个银钱都是支出,开张之后才有收入。

    王师风相当认真,不仅是这酒铺也有他的一成,更重要的是还有寒仙子的一成,能和寒仙子在这上面有那么一点点交集,王师风精神头就十足得能撞死一头牛。

    不过精神是好的,现实,却有点残酷。

    “王师风?你好好的拍卖会不搞,跑去搞什么酒档这不是本末倒置了,知不知道家族在望城是有战略意图的!”

    王家家族例会,王猛直接缺席了,王撼天却当着众人的面,朝王师风开炮了,这个王师风和王猛越来越近,王撼天也就越来越瞧王师风不顺眼,长辈什么的,他完全不在乎在王家是以实力为尊。

    王师风笑着解释:“这也是为了拍卖会的公关,这次是望城白家的主是……”

    白家以王猛为尊,替王猛办事,就能让白家更加收心于王家,这是王师风早就想好的套路。

    王昂笑了笑,王撼天是直接开口,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不能击中要害,他却说道:“我怎么听说,王猛要开什么酒铺,这种破事儿你跟着瞎参和什么赔钱的货。”

    王宗正也是皱眉,如果是平常也就罢了王师风也就是一吃喝玩乐的纨侉,只要不惹事,不辱及王家家风,他爱怎么做都行,只是,他刚刚缩紧王猛的家族例钱,王师风竟然就暗中跟王猛开口子,这让他有点恼火,不过他也知道,收紧王猛钱袋子的事情,王师风并不知情,暂时还不能怪到他的头上。

    王师风装作没有看见家主的脸色,他是真想说出来入股的人,可是有言在先,这事儿是不能外传的,毕竟对寒初雪、战樱珞和小公主来说,不适合让外人知道。

    让他参与,那是对他莫大的信任,这些年来,王师风就没被这么信任过,虽然憋的浑身难受,但他还是要憋着。

    见王师风不说话,王昂一笑,当着家主的面,他也就不开口相逼了,留一个宽大的印象。

    王宗正散会走后,王师风正要开溜,这两天正是酒铺开张前最忙的时候。

    不过却被王昂叫住了,“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家主已经封锁了王猛的月例,你这样跟着他干,就是和家族相背离,你要想清楚了。”

    王师风一怔,最近太忙,这个消息,他还真不知道。

    但是走到这一步,王师风已经不想回头了,尤其是看到王昂那种看垃圾的眼神,心中却是一刺,没有人是生下来就犯贱,他当年也努力过,用过各种方法,但确实是不行,才换了一种生活态度,难道人活着就只能有一种生活态度吗?

    不知怎么,跟王猛接触的这段时间,他竟然渐渐找回了一样消失很久的东西一尊严。

    面对王昂的恐吓,王师风只是笑了笑,“贤侄,你只要好好修行就好了,你现在还不是家主!”

    说完,王师风飘飘然的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王昂……”……这是什么情况,这王师风竟然不给他面子?

    有些消息是捂不住的,尤其是王真人又是如此的“风云人物”镐京贵族圈都传开了,王猛那货竟然要开酒铺卖酒!

    “扑哧,王猛开酒铺?你这是说笑话吧?”

    墨诚空乐了,王猛?酒铺?不好好修炼,竟然把精力花在这方面,这家伙绝对是脑筋出问题了。

    “这倒是个机会,那货以前不是爱砸别人的店么?这次他自己开店,嘿嘿。”

    “不错,也让他尝尝被砸的滋味。”

    墨诚空狠狠地说道,自从王猛回镐京,他还是一次次的吃瘪,这压抑的可——个深闺怨妇一般。

    像墨诚空这样仇恨王猛的人,在镐京,不是少数。

    七公主也听说了这件事情,不过她倒是没有什么要去捣乱的想法,只是淡淡的鄙视而已。

    “就他?血本无归是肯定的,别连累别人就好。”姬茹邻头痛是婚事,但愿父皇看到这么不务正业的人会回心转意,其实姬茹邻自己也知道,父皇哪儿是看中这个人,只不过是为了加强皇权。

    一旁,姬瑾儿听到这话,也是有满肚子的话,那酒真的不错,可是也是能自己闷葫芦发财,这要说出去肯定出大乱子的。

    “七姐姐,为什么王猛会血本无归?我觉得镐京开酒铺应该很赚才对啊。”小瑾儿还是用非常无辜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不然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

    “人的名,酒的品,他能卖什么好酒?打着王家子弟的名头骗钱而已,不过他也把别人想得太简单了。”

    做生意哪儿有那么容易,酒产业是酒神家族垄断的,就算不提这茬,酒的品质,酒的认可,各种原因酬

    姬瑾儿听了这话,偏着小脑袋,说道:“要是他卖的酒真的不错呢?”

    “那也一样。”姬邻茹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

    “为什么?”

    为了配合七姐,姬瑾儿还是十足十的问了一句,其实对她来说很简单,那酒真的很不错,而且她相信初雪姐姐的眼光,同时,王猛这个人真的很有趣。

    “这还不简单,有酒仙在,就没有其他人的份儿!”

    “他的酒要是比酒仙酒更好呢?”

    “呵呵,这个笑话很好笑。”姬茹邻以为十公主是在说笑,配合的笑了笑就作罢了。

    姬瑾儿吐了吐舌头,她真的觉得比酒仙酒要好喝啊,香味更浓,而且是种异香,一整天嘴巴里都是香喷喷的,更关键的是,别人还闻不出她有喝过酒,平常偷喝父皇的酒仙酒,总是被抓,就是因为有酒味。

    姬茹邻没有发现姬瑾儿的异样,父皇刚刚宣召她了,宣旨的侍官偷偷漏了一点消息给她,这次宣召,是为了她的婚事。

    婚事?姬茹邻嗤之以鼻。

    但结果却大出姬茹邻所料,这事儿竟然就这么定了,完全不给姬茹邻辩驳的机会。

    平时姬轩辕对子女还是非常宠爱的,但是若涉及到皇权,那绝对是有帝王的威严,不容置疑。

    姬茹邻退出大殿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事儿基本已经定下来,只是需要选个合适的时间。

    自己和那个最恨的人?

    怎么会这样?

    但是很快姬茹邻就冷静下来,命运是自己争取的,若是任由摆布,她的人生算是毁了,已定会有办法的,自己这边不行,那就换个角度,只要让父皇看到王猛的本质,打破他的“伪装”想来父皇是一定会清醒的。

    另一处宫殿,到处都是稀奇古怪的物什,鬼怪形状的假山,竹子做成的傀儡怪物……大多是吓人的玩意儿,这里,正是十公主姬瑾儿的宫殿。

    十公主正在把玩她的宝贝们,这些东西,都是她用来吓唬人的好玩意,清理了一遍,便将这些东西藏在宫殿的各个角落,只要她触发机关,这些吓人的东西就会突然冒出来。

    这时,一名侍女走了上来。

    姬瑾儿一见到,就抛下了手中的玩意,问道:“父皇叫七姐是不是有好玩的事?”

    侍女将七公主将要与王猛联姻之事说了一遍。

    “神啊,这下子要出大事儿了!”姬瑾儿眼睛发亮,她发现,围绕在王猛身上的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