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百二十九 无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名冲神境强者的怒火,嘿嘿,王猛,看看你怎么去应对

    洪问海品着茶,闭上眼睛,这时,可以听见这间器道室中传来的微弱动静,叮叮咚咚,仿佛铁匠在锤打。

    洪问海不由皱眉,煅造之术,虽然用了煅造二字,但是一旦达到炼器大师的境界,基本上就与锤锤打打绝缘了,除非煅造接近失败,需要补救的时候,才会不得已的去敲锤,而且这还是比较低阶的补救法,高阶的煅造术中,有其他更高明的补救手段。

    颜道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轻蔑,近朱者赤,跟随洪问海几十载,耳濡目染之下,颜道对煅造之术也是非常熟悉的,听到这铛铛的锤铁声,当下就瞧不起了,什么货色?炼器大师是何等尊崇的身份,竟然也跟铁匠一样抡起大锤来了?

    镐京总会的大师、宗师们,脸色都不自然起来,这声音,越听越可以肯定,真的是在抡大锤……

    刘雨龙再看好庞泓,这时眼中也泛起了了丝怒色,这个庞泓,天师莅临提拔后辈的这种关键时候,他竟然是真的在陪王猛瞎胡闹,原本他还有点期待,或许,王猛是真有点本事,现在听到抡大锤的声音,这点想法也幻灭了。

    邵良空和另外几名镐京总会的炼器宗师,也是又怒又尴尬,这庞泓是要教训一番了,若是平常胡闹,他钔还可以当成笑谈,天才嘛,没有一点古怪你好意思称天才?可是在师大人面前搞出事情,那就是丢镐京总会的颜面,这是无法忍耐原谅的事情。

    邵良空这时就走到洪问海面前,“洪天师大人,您看,是不是开始煅造?至于助手,我推荐聂步炎和伍烨二人。”

    洪问天摆了摆手·“说了不急,这茶不错,续水吧,就当是品茶时间了。”

    “是。”

    这边续水品茶·器道室中,叮叮铛铛抡大锤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激烈了。

    庞泓大汗淋漓,堂堂炼器大师,现在还真就是当着铁匠,捶着一柄重达三百斤的巨锤,不停的锤打着一块又一块的凡铁。

    不过,庞泓的脸色·不仅没有一丝的不满,相反,是一种沐浴在神光中的肃穆,每一次抡锤,都是倾尽全力。

    “师叔!第三十七块……”

    “不错,继续吧。”王猛手指一弹,一道手诀打出,就看到庞泓刚刚锤打出来的精铁一下飞起·又一道手诀,早已经融为汁液的金精秘银便分出一道道细丝朝铁块飞去,眨眼之间·上面便铭刻出一道道奇异的灵阵纹路,这纹路,不仅只是铭在表面,更钻入铁块内部,构筑着独特阵纹。

    “师叔……第三十八块……”

    庞泓有点喘气了,累,太累了,不过……在这种锤打当中,他似乎有一点奇特的体悟,对庞泓来说这太正常了·只要跟在王猛身边,无论他做的是什么事,好处就没有断过。

    庞泓也够狠,一下也不休息,直接开始锤打第三十九块凡铁铁精。

    时间一点点过去,庞泓干的完全就是铁匠的活·锤锤锤锤锤……不停的锤。

    外面······

    洪问道已经换了六次茶叶了,续水都有二十几回,不过,他却没有一点不耐,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

    颜道明显更加怒了,他们等候的时间,早已经超出一名炼器大师煅造一件宝器所需要的正常时间了,对方竟然到现在还在锤锤敲敲,听着那叮叮咚咚又铛铛的声音,他耳朵都起茧了,对方竟然还没敲腻,有本事你就敲出个神器来,不然一会非要让对方了解一下血为什么是红色的这一常识。

    这时,器道室中,庞泓的眼神已经有点疯狂了,每一锤下去,他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神情,这时的锤铁,已经不是单纯的锤打了,每一锤下去,庞泓都能感悟到一丝丝至理的味道。

    庞泓原本需要上百锤才能敲出一块凡铁铁精,这时,却是三四五锤,便有一块铁精成型。

    王猛看了眼庞泓,这小子的领悟力有点超乎他的想象,虽说有他刻意施加影响的因素,但庞泓领悟的速度的确很快。

    时间点滴过去,一块块被王猛用精金秘银铭刻上了法阵的凡铁被投入到炼炉当中,这炼炉内部如乾坤袋一般,蕴含着一个超巨大的空间法阵,哪怕再大量的煅材,也都可以轻松容纳进去。

    这时,云纹钢,月钢石,织罗铁,寒钰钢,一样又一样的金行煅材,按照一定比例,配合着一个又一个隐念玄理的法诀投入进炼炉当中,一块块不断投入炼炉中的炼石在瞬间便化为灰烬,强大的能量,在一股玄奥力量之下,不断的注入那一块块凡铁之中。

    这时,庞泓朝着乾坤袋中一探,却是愣了一下,空了!三十六乾坤袋的精铁,全部被他锤成了精钢,换成以往,他是绝对做不到的,而现在却是浑身舒畅。

    王猛将最后一块精钢投入炼炉,手上的法诀一展,最后一道封向炼炉炉口,轰隆一声,王猛身上爆出一道五行循环之力压向炼炉当中,“炼石。”

    庞泓没有二话,飞快的抓过一旁装着大量炼石的乾坤袋,疯狂的将炼石飞入炼炉之下。

    轰轰轰,几乎是刚刚投入,炼石便被燃尽······

    庞泓眼中充满了热切的光彩,炼石的力量,最终是被煅造的宝器所汲取,炼石消耗越大,证明煅造的宝器品阶越高,煅造成功后,威力越是不俗。

    这时,外面,刘雨龙站到了洪问海面前,说道:“天师大人,庞泓这小子,十有仈激ǔ在胡来,实在是辜负了您的器重,大人您的时间宝贵,不如大人您先休息一下,一会这小子出来了,我必定提着他的耳朵来向天师大人请罪。

    “请罪就免了,也罢,听着里面叮叮铛铛敲得厉害,我也有了点的新想法,去给我准备大量精铁,其他材料,按标准各来一份就行了。”

    洪问海心里面其实有点纳闷了,其实他倒是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韵律,不过这时里面没了声音,也不见人出来,他又不能确定了。

    这时,负责煅材库的宋平风脸上抽了一把,“这个······材料……”

    邵良空一眼瞪了过去,喝道:“天师大人面前,吞吞吐吐说什么呢?大声点说!”

    “是······”宋平风苦着脸,说道:“别的材料都没有问题,只是这个精铁…···只剩下两百石了,不过很快就能补充上。”

    精铁这种煅材,在神器阁总会,用量一般都不多,平常一个月加在一块的消耗也不过六七百石。

    两百石,不算少,但也称不上大量。

    邵良空大怒,斥责说道:“你是怎么搞的,天师大人莅临,煅材库竟然还会缺材料!”

    洪问海也皱了一下眉头,精铁这种煅材,并不是很罕见,堂堂镐京总会竟然会短缺,太意外了。

    宋平风吓得连忙跪下,解释说道:“原本是不缺的,只是···…九成九都被王猛王客卿买去了。”

    那些精铁足足装了三十六个乾坤袋啊!

    王猛?

    又是他!

    “他怎么能买这么多精铁?这么大的量,你怎么敢卖给他?”

    神器阁对煅材是有规定的,数量较少的话,也就罢了,权当是给客卿的福利,数量巨大的话,除非是现场就在神器阁煅造,不然是绝不出售的。

    “王猛客卿说他今天就要在神器阁里用这些精铁来煅造宝器。”

    宋平风小声的为自己辩解说道,心里面却是一片慌乱,虽说他是按规矩来做的,可是耽误了天师大人的煅造,其罪难辞。

    洪问海扬了下眉头,这倒又有点意思了,一笑说道:“无妨,这个王猛,他还买了些什么材料?”

    “精金秘银各五百石,云纹钢,月钢石…···”王猛购买的数量实在是有些夸张,想忘记都有点难。

    邵良空瞪着宋平风:“你再说一遍!”

    “精金五百石,秘银五百石,另外还有云纹钢······”

    “大声一点说!”

    “是……精金五百石……”

    “你确定他是要煅造?不是带出神器阁外?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可付清了!”邵良空大怒。

    “是,当场付清,三千万金……王猛客卿也没有离开神器阁。”

    宋平风声音越来越小,可是心中也是有点怒气,丫的,人家钱都付过了,想干什么不行。

    邵良空却没话可说了,宋平风都是按神器阁的程序来做的。

    “好了,一点小东西,不用计较了,我倒是好奇了,这个王猛,到底想做什么?”

    洪问海呵呵一笑,说是小东西,但这么一大笔材料,洪问海也想知道这个王猛到底要做什么,三千万金,放在哪里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邵良空皱了皱眉,看洪天师脸上的笑容,似乎没有多少问罪的意思,他转眼朝墨诚空看了一眼,便说道:“墨诚空,你与王猛是同辈中人,此人的炼器水平究竟如何?和天师大人介绍一下。”

    “是。”墨诚空眼中微动,应声向着洪问海一礼,说道:“天师大人,这个王猛,原名王仁才,是镐京有名的纨绔子弟,为人尤为好色,不过被王家流放望城之后,突然间浪子回头,做出了许多令人诧异的事情,其中一件,便是用少量的精金秘银煅造出了金魂银魄····…”墨诚空一番话下来,却是让刘雨龙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原本以为墨诚空会扯一堆王猛的坏话,这并不难,还在叫王仁才时,王猛的作为,的确是有点天理难容的味道。

    没有想到,墨诚空基本上都是在夸王猛如何从一个坏人贞洁的色狼,变成了一个天赋异禀的炼器大师。

    这显然不是墨诚空的本意。

    邵良空笑了笑,说道:“这么说,这一次王猛弄了这么多精金秘银,还有精铁,应该会给大家一个很大的惊喜了?”

    “王猛性格高傲,天赋非凡,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想他也是趁这个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才能。”

    墨诚空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什么时候不好,偏偏在天师大人来的时候闹事,这不是乱来吗!”

    邵良空点了点头,一顶大帽子便扣了下来。

    颜道看了邵良空一眼,典型借刀杀人,不过他暂时没有意见,颜道也是非常痛恨这种没事浪费时间的事情,洪天师为人太随和了,以至于某些人老是有意无意的不把洪天师放在心上,身为洪问海天师的追随者,颜道不知道收拾了多少个像王猛这样的家伙。

    若是王猛一会没煅造出什么足以让洪天师叫好的宝器,颜道不介意顺着邵良空的话,给王猛来一个重罪重惩,还有庞泓那小子,就算是洪天师护着,也要吃一点教训。

    注意到颜道神情变化的的墨诚空心中暗暗偷笑,对于洪天师身边这位冲神境追随者,墨诚空当早就有过了解,王猛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至于王猛的煅造水平,墨诚空从来就没有信过,看望城白家与神器阁杨奇分会长之间的合作,十有仈激ǔ,根本就是杨奇从中捣鬼·而庞泓是居中配合的那一个。

    这一次,在里面煅造的人十有仈激ǔ就是庞泓,不然庞泓怎么可能放弃担当天师大人的助手,而跑去跟王猛胡闹?庞泓显然不是傻冒·只是他不跟王猛过去,王猛肯定就要穿帮,就是不知道王猛许诺了不少好处给庞泓,而庞泓也是财迷心窍,正应了那句话,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刘雨龙脸色一动·王猛会怎么样,他一点也不关心,但是庞泓是他提拔的后辈,邵良空这是想连庞泓都针对上了,跟着胡闹的人胡闹,庞泓还有什么前途?

    “洪天师大人,这个王猛或许有点胡闹,不过庞泓此人太重情义了·王猛对他有提携之恩,这小子都已经是炼器大师了,还对王猛执弟子礼·唉,这样有情有义的弟子,在神器阁是越来越少了。”

    刘雨龙这话,意思很明确,庞泓是个重情义的人,并非真要胡闹。

    邵良空一笑,“刘宗师,你莫非是以对王猛没有信心?王家子弟,家学渊博,王猛又是浪子回头的大才·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除非……呵呵!他是不把神器阁放在眼里,有意胡闹来的!。”

    颜道直接一摆手,“好了,都不用说了,这里是神器阁·荣不得胡阄,该有罪的,就要惩处,若是他们能让天师大人满意,自然也会有所赏赐。”

    邵良空脸上一喜,“是。”

    想让天师大人满意?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凭庞泓?这小子虽然领悟力很高,但是,洪天师可不是第一次莅临镐京总会了,过去就连倪庸都做不到让洪天师满意,比倪庸还差了那么一筹的庞泓就更是绝无可能了。

    洪问海淡淡一笑,这其中两名宗师炼器师的搏奕,他并非是看不懂,但是,对炼器煅造,他的确是很严格的,至于是不是要给小家伙们惩处…···呵呵,不经苦难,又如何成材?再好的天赋也是生出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之中,能给后辈们一点磨难也不是坏事,再说了,这也能让颜道开心一点,又有何不可?

    就在这时,器道室的大门轰然一声打了开来。

    “终于出来了······”墨诚空的眼神都放光了,这一回,这一次!王猛啊王猛,你是自取灭亡了!

    不过出来的人……却是庞泓······

    “呃······大家好。”庞泓被面前的阵式吓了一跳,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是想怎样?

    “庞泓,快来见过天师大人。”刘雨龙冷哼一声,喝道。

    “哦,问天师大人安····…”庞泓飞快的跑了过去,向着洪问海一躬到底。

    “嗯。”

    洪问海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询问煅造如何之时,庞泓却又抢先说道:“天师大人,里面的煅造仍然正在继续,还请天师大人见谅。”

    说着,庞泓便直起身来,朝着一旁的另一间器道室冲过去,正好墨诚空挡住了他的去路,“麻烦让一让。”

    墨诚空脸色都绿了,让他让开?

    不过,小不忍乱大谋,庞泓如此无礼的态度······一会必定会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庞泓没等墨诚空让开,身子一挤,便冲了出去。

    庞泓冲进了另一间器道室中,不一会又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乾坤袋又冲进了远处的另一间器道室。

    直到手上拿着三个乾坤袋后,庞泓这才又急急的跑了回来,“各位见谅,里面炼石不够用了,紧急关头,失礼了。

    庞泓并不傻,刘雨龙好几个眼神他都看懂了,但这时他顾不上那么多了,随意的一个鞠躬,便又冲回了器道室中,砰地一声,锁上了大门。

    “洪天师,这小子,太无礼了!”颜道用含着怒火的低声对洪天师说道。

    这一回······洪问海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了,呵呵!自从他晋升炼器天师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跑来跑去的了,谁不是小心翼翼,礼遇倍加的?

    原本他只想弄点小惩小罚的,给庞泓一点小磨难,以激励庞泓的成长,天将降大任,必然会先磨砺一番,不能因为天赋过人,就任何事情都一帆风顺。

    可是现在,是真要给点深刻的教训了,怎么说,也事关天师的颜面,他要是放过了,别的天师会怎么看待此事?他还要不要在炼器天师的圈子里面混下去了?

    颜面这种东西,有时候什么都不是,但有的时候,却是比性命还要重要。

    邵良空脸上很严肃,但心里面却笑开了花,有句老话怎么说的?自作孽,不可活,庞泓啊庞泓,其实邵某也很欣赏你的天赋,可是,谁让你跟错了人呢,更和王家的王猛搞来搞去,那就对不起了。

    至于庞泓说什么炼石不够用了……那简直就是个拙劣的借口,这种高级的器道室中,都有一个装满了炼石的高阶乾坤袋,每天都有弟子进行检查,就算是天师大人炼器都足够用的,庞泓不过是一名炼器大师而已,怎么可能不够?

    大概是炼器失败,不得不浪费大量高阶炼石来做补救吧?之前锤打了这么久,想必是这个原因了,只是……一连从别的器道室中拿了三个乾坤袋的炼石,可想而知,这个失败有多么的离谱!

    就连想护着庞泓一点的刘雨龙都尴尬了,庞泓这臭小子····…太不上道了,这个时候再怎么急着去弥补失败,也要把礻l数做周全了啊,唉,就为了还王猛那一点点恩义,就跟着王猛瞎胡闹!

    这时,刘雨龙看到颜道脸上的怒云,就更不好开口了,接下来,只能看庞泓的造化了。

    外面阴云密布,而器道室中,却是火云腾空。

    王猛这时也是倾尽全力了,额角流下的汗水都没时间去擦,就这么任由汗水滑到眼角,短暂的给眼睛带来了一阵湿润之后,便飞快的向下滑过,只是才滑到脸颊的一半,便被半空中的火云热力给蒸腾一空。

    轰轰轰······轻微的火云燃烧声音,灼烧着炼炉,在炼炉的表层,王猛早已经布上了一个临时的炼器大阵,这个炼器大阵,正不断的汲取着王猛通过天璇火云功的力量,充入炼炉当中正在煅造的宝器之上。

    庞泓冲了进来,不用言语,直接就敞开了手中的乾坤袋,双手飞快的从中取出一块又一块的高阶炼石,投进炼炉。

    轰隆隆,每一块炼石都发出爆裂的声音,几乎是投进炼炉的一瞬间,便被完全化成一团力量,被炼炉的大阵汲取进炼炉内部,王猛的压力微微一减,淡淡一笑,幸好九折最近实力晋升得很猛,不然还真提供不了这么大量的真元灵力借灵。

    这时,王猛才徐徐的收回火云劲,炼炉的阵法已经被临时更改,形成了循环的力量,将会自然而然的分解炼石,然后将力量灌入炼炉之中,转化成为宝器的能量。

    这一阶段,王猛能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接下来,就需要看大个儿的了。

    咚隆一声,金角猿从空中落下,被王猛从容灵器中放了出来。

    知道王猛这是在为他准备武器,金角猿在容灵器中早就等到有些不耐了,这时被放了出来,差一点就要狂吼,不过看着四周的环境,大个儿又按捺住了情绪。

    王猛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别着急,接下来,这件宝器能不能彻底为你所用,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