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四十一 专治各路不爽,开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心老祖也给了龙兴图足够的面子,龙兴图落座,龙庆则是来到弟子这边。

    一见到杨颖,龙庆双目爆出精光,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看起来还是天心堡的人。

    “二弟,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这几位是?”

    龙喜淡淡地看了一眼龙庆,他相当不喜龙庆动不动就搬出大哥的架子,不过他现在毕竟是寄人篱下,自己不过是个义子,在和杨颖结合之前,他的地位依然需要龙家堡的支持。

    “这里都是天心堡的嫡系,蒋虎,排行老二,霸天堂弟子。”

    龙喜顿了顿,而龙庆根本看都不看蒋虎一眼,注意力全在杨颖身

    相比外面,圣堂真是温和太多了,在圣堂内,多数弟子对杨颖的美都是仰慕崇拜,可是外面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杨颖也得亏是在圣堂,若换做其他宗派,尤其是魔修,恐怕早就被收了。

    龙喜心中怒火直窜,但也只能强压着,“杨颖,三妹,圣堂飞凤堂的首席弟子。”

    龙庆立刻仲出手,“久闻圣堂第一美女之名,今日一见,才知传言实在太虚了,什么圣堂第一美女,简直就是小千世界第一美女啊!”

    杨颖只是淡淡地回礼,并没有和对方握手的意思,龙喜连忙趁机隔开二人,龙庆是个什么货色,他一清二楚。

    杨颖今天刻意打扮得很低调,这也是母亲嘱咐的,这次寿宴,三宗五派八大堡各路高手云集,她若是未有心上人,自然可以精心打扮一番,但现在,却不行了,红颜祸水,尤其是王猛的情况,一个龙喜就够受的了,再多点更强横的对手,杨卿姿也没办法了。

    做母亲的虽然关心二人,但自身的经历告诉她,在这个世界,若没有势力连生存都有问题,就更别提什么自由了。

    只可惜,杨颖的容貌不是刻意压低就能让人无视的。

    龙庆越看越爱,见多了花枝招展的女人,简单的杨颖简直就如纯净的仙子一般,不施粉黛,却浑身散发着一种清秀的灵气,一点点清香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让龙钦浑身都软了,龙家堡何曾有这样的佳人。

    “四妹秋小峦,邪灵堂弟子。”

    龙喜说道。

    秋小峦倒是微微一福,“见过龙大哥。”

    龙庆的长相确实潇洒英俊,龙兴图自己就是相貌堂堂,龙喜和龙庆也继承了这一点,尤其是龙庆,作为大哥更是集合了优点,兄弟二人,在年轻一代也是颇有名声,但真的对比起来,还是龙庆要更威武一些。

    对于杨颖的冷淡,龙庆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越是矜持越好,放荡的女人有什么征服的快感。

    “邪灵堂现在可是风光无限,秋小妹名师高徒,有时间可以切磋一下。”

    龙庆说道,很自然的和秋小峦握了握手,很大气,不过一旁的蒋虎的表情却有点僵硬。

    秋小峦实际上长得很不错,修行中也会变得越来越有气质,只不过在杨颖身边才会显不出来。

    龙庆是高手,对于女孩子,并不是说你一个劲儿的装孙子奉承就行的,尤其是对杨颖这样的美女,首先要引起她的注意。

    龙庆是客,位置自然比龙喜还要好一点,一出场,立刻把风向集中到他这边,龙喜和他比起来确实嫩了一点点。

    杨颖对这些人的聊天根本没兴趣,她只是担心王猛,又知道王猛的个性,强横霸道,绝对不肯忍气吞声的,目光一扫到院子尽头的地方,心中就有点担心。

    早知道家里是这种情况,就不该离开圣堂,自己偷偷把母亲接出来就好了。

    就算周枫和凌渡山肯帮忙,恐怕也是面子上过得去,看龙喜今天的安排,显然是得了老祖宗的首肯。

    杨颖心里咯噔一下,她很清楚老祖宗在天心堡的地位,如果

    杨颖咬咬牙,看样子是要当机立断了,只要寿宴一结束,她就带母亲跟王猛一起离开。

    王猛在门口,跟一群小门派弟子混在一起,一群人在不停地狂吹,可是又无比渴望能前进一步,望着一个个大门大派昂首阔步地往里走,心中也是各路的羡慕嫉妒恨。

    王猛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听着他们说的话。

    这就是小千世界的规则啊,拳头才是硬道理,其实老莫就犯了一个错误,而他来了小千世界之后也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就是一人一剑走天涯的时代早他娘的八百年前就结束了,任凭你多么的天纵奇才,面对庞大的实力依然难逃败亡一途。

    莫山为了修行抛弃了个人所有的喜好,唯一的心爱的女人也是被舍弃了,神格中蕴含的记忆很模糊可是依然有那个女人,可见莫山在临死前想到的是谁。

    一个人,就算招惹了大势力也都可以跑,可是若有了牵挂呢?

    张小江、胡静、父母,他能抛得下吗?

    望着周围人的脸谱,羡慕、嫉妒、讽刺、吵闹、攀比、得意,……

    人生百态。

    妄天真就比莫山牛吗?不见得,如果有魔神教这样强大的后盾,莫山可以做到更牛。

    而他呢?

    在凡间打架的时候,他和张小胖会拼,会狠,可是依然是输多赢少,赢了也是惨赢,是狠劲儿把对方吓跑的。

    厅内、厅外,就是几步路的问题,想想来到天心堡所遇到的事儿。

    王猛笑了,悟了,既然不能不管杨颖小胖子他们,那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哥们,傻笑啥呢?”身旁一个绣着一团火焰的年轻人问道。

    王猛没想到还有人会找他搭话,“没事,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场面有点激动。”

    这人四下张望了一下,侧着手,小声道:“其实我也是,不过在这种场面,咱们要装出有气势的样子,否则会被人小瞧了,眼睛眯着点,嘴角翘一点,这样特别有范儿,别人不敢小瞧了你。”

    王猛一笑,“受教受教,不知怎么称呼。”

    “在下不死邪灵堂弟子战无双。”战无双说道,只是这口气轻得都要飘起来了。

    “邪灵堂?名门大派啊。”

    “咳咳,是不死邪灵堂,不是那个邪灵堂。”战无双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当初也以为是邪灵堂,所以兴冲冲地就入了门,唉。

    王猛禁不住一笑,真是有趣,这入门都有入错的,那些小门小派可不管那一套,多了邪灵两个字沾沾名气,这种事儿小千世界多了去了。

    “我叫王猛,圣堂雷光堂弟子。”

    战无双用一种同情的眼神望着王猛,感叹道:“哥们儿,我们真是有缘啊,我是误入,你这也算是命运多舛,我听说雷光堂比一般修行门派还差,唉,难怪你我只能呆在这种地方。”

    圣堂位列三宗,可是由于圣堂的特殊体质,堂中弟子如牛毛般的多,弟子在外反而不显眼,尤其是在外面,道光、灵隐、仙源外加一个女修的飞凤还是有人知道的,在下面的,基本上都不认为是圣堂弟子,水准很差。

    雷光堂……连首席弟子都上不了台面啊。

    连不死邪灵堂这种小门小派弟子都不屑雷光堂,可想而知那些三宗五派八大堡的弟子会怎么想了。

    在他们眼中,圣堂只有道光堂和灵隐堂才算是圣堂,其他都是打杂的。

    而三宗五派,收弟子极为严格,实力差的只能沦为仆役,在外行走不能自称弟子,法术之类的更不是轻易能学得,像圣堂这种广招门徒,在其他门派看来才属于旁门左道,奈何圣堂有剑神薛终南坐镇,否则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战无双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找到了知己,他本以为自己就很惨了,没想到王猛更惨,显然雷光堂的奇迹还没有扩散到外面,毕竟是圣堂内部的事儿,关注的人并不会太多。

    这年头风光的是万魔教、邪灵堂、离火派,以及闹得沸沸扬扬的八大堡结盟。

    “我说王兄弟,雷光堂那地儿真不行,干脆你转到我们不死邪灵堂吧,其实我这们这里不是邪修,什么都有,虽然不太出名,但混的也殷实,雷光堂实在没前途啊。”

    战无双感慨地说道,搞得王猛哭笑不得。

    “多谢了,我觉得圣堂挺好,而且一众兄弟都在雷光堂,何况雷光堂现在……”

    战无双摆摆手,“我明白我明白,但凡进雷光堂的大多数都是想有朝一日转去其他堂,或者能成为长老,不过说实在的,那就是圈儿,是套儿,哪儿有那么容易。”

    王猛苦笑,本想解释一下,忽然发现都是多余的,谁说的来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月影堡堡主萧煞到~~~”门口的弟子高声喊道,来者身份不同,他的声调也会有变化。

    弟子们纷纷探头竖脑,这萧煞不到百岁,据说已经可以触摸到老祖的门槛了,在八大堡中绝对的中坚力量,和天心堡也是竞争对手。

    大老远的就听到萧煞洪亮的笑声,“恭祝杨老前辈,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却并未带什么重礼,越是小门小派的礼物越重,同等程度就看交情,而像月影堡,属于敌对,但还未到撕破脸的程度,来这儿十有**是捣乱的,寿礼只不过是象征性的给一下罢了。

    内廷中的杨英天微微一笑,并不答话,杨漠龙站了起来,“萧兄既然来了,里面请吧,不用客气。”

    萧煞话中有话,杨英天也是摆明了要落他的气势。

    萧煞进入内廷的时候,也惊讶地看了一眼弟子这边,杨颖的容貌连祖师也不能免俗。

    杨英天摆足了架子,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坐吧。”

    礼节上是不能少的,三宗五派八大堡前后泾渭分明,但同时八大堡,萧煞就落到了龙家堡的后面。

    萧煞微微拱拱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弟子们则留在外面,这次来也是看看风向,天心堡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论实力,天心堡不如他,杨漠龙更不是他的对手,奈何天心老祖这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很头痛。

    等萧煞落座,外面才恢复热闹。

    战无双禁不住感叹,“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排场,啥时候我要是能有这么一天,王兄,啧,别装了,别告诉我你没想过。

    看王猛淡定的微笑,战无双当然认为王猛在装象。

    “啊,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战无双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得,自言自语,“圣堂的代表肯定还没到,天心堡跟圣堂关系一般。”

    王猛有点晕,这哥们还真是好学好问。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投靠天心堡,兄弟,跟你说,别费劲了,八大堡比三宗五派还难进,他们只收嫡系,家族式管理,不像门派那么好进。”

    战无双以过来人的态度劝解道。

    “我不是来加入天心堡的,只是跟朋友来贺寿。”

    “朋友,什么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战无双像个好奇宝宝。

    “她在里面。”

    “里面?”战无双摇摇头,“切,咱们难兄难弟,就不要装了,里面只有三宗五派八大堡的弟子才能进去,你能认识他们,哈哈,……其实要是别人问起来,我也这么说,我认识龙喜,可惜他不认识我。”

    王猛无语,这哥们天生兴奋点极低,自己都能把自己说兴奋了。

    陆续的八大堡的都到了,不同的关系,天心老祖的反应也不同,他对这次八大堡的联盟也非常重视,其实八大堡也是想形成能和三宗五派对立的局面,而不是被操纵,只是谁统领八大堡,一直争执不下,而对于三宗五派来说,会愿意让他们达成吗?

    王猛觉得,别说其他势力,就算圣堂都不一定会答应,想结盟哪儿那么容易。

    王猛丝毫不看好,尤其是八大堡并没有超级牛逼的领袖人物能服众,刚刚过去的有几个堡主明显是不服气的。

    “道光派秋君莫长老驾到。”

    五大派的人到了,道光派的源头是出自圣堂,道光堂弟子,为了纪念道光堂,把创立的门派称之为道光派,创派初期也得到了圣堂的大力支持。

    秋君莫一席白衣长衫,颇有一点道骨仙风的意思,人很文雅,看不出年纪,但肯定不会很大,却已经是道光派的长老。

    “君莫代表道光派恭祝杨前辈福如东海,日月昌明。”秋君莫的声音不疾不徐,但整个院落清晰可闻。

    “呵呵,君莫不必客气,当自己家就行。”内廷传来杨英天的声音。

    圣修是最好拉拢的,而这次八大堡结盟主要是争得圣修的支持,很显然道消魔涨的情况下,以圣堂和道光派为首的圣修也需要支持。

    秋君莫入门之后,忽然惊讶地看了一眼王猛,这才走进内厅。

    “干,王兄,他刚才是不是在看我们,丫的,这人才多大年纪啊,竟然就是道光派的长老了,太牛叉了,难道是我天赋异禀,如果能进道光派就很好了,虽然是圣修,但人家的竞争力可是极强。”战无双开始做梦了。

    “你们两个垃圾能不能闭嘴,叽叽喳喳的,找死啊!”

    身旁的一桌魔修弟子指着战无双的鼻子骂道,声音是刻意地压了压,但周围十多桌的目光立刻集中过来。

    战无双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可是看了一下对方的门派,狂杀门,惹不起,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狂杀门弟子得意地笑了,“天心堡也真是,什么垃圾都让进来,降低我等档次。”

    战无双脸一阵红,一阵白,王猛笑了笑,站了起来,登时对面一桌的弟子全站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瞪着王猛。

    瞬间,霸王体。

    庞大的气势一下子锁住一桌魔修弟子,一掌当头拍下。

    轰……

    刚刚叫嚣的狂杀弟子根本没有抵抗之力直接被拍平在地上。

    王猛今儿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跟什么人说什么话。

    “还有谁不爽!”王猛笑了笑。

    体修霸王体,确实把这帮狂杀门弟子震了一下,可是对视一个眼神,人多势众闹起来谁怕谁。

    “住手!”

    一直关注着门口的龙喜立刻奔了出去。

    内厅的大人物倒是很淡然,杨漠龙淡淡地笑了笑,“小孩子打闹,让喜儿处理就行。”

    杨颖最担心的事儿发生了,本来想忍过这场宴会,看样子是不行了,连忙跟了出去。

    一见杨颖跟出去,龙应和其他几人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也跟了出去。

    “王猛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撒野,马上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龙喜心中乐得要命,终于给他逮到机会了,而且有老祖宗和杨漠龙撑腰,正好借机落王猛的面子霸王体……看来这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

    王猛拍了拍手,“龙少堡主,作为主人,你不是该先问一下缘由。”

    “少堡主,这小子竟然敢在这里动手,太不把天心堡放在眼里了这种人就该赶出去!”

    几个狂杀门弟子像是找到了靠山,连忙说道。

    “大哥,王猛不会随便出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龙喜摆摆手,“三妹,这事儿我自会处理,不能乱了我们天心堡的规矩。”

    杨颖知道她在天心堡根本没什么地位这狂沙门弟子说不定都是龙喜安排的。

    “若是王猛走我也走!”杨颖斩钉截铁。

    “三妹,莫要胡闹,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母亲考虑考虑!”龙喜说道。

    “天心堡也这么不明是非吗,就这样还想当盟主,我看还是再等等吧。”

    一个狂野的声音的响起,“王兄弟你脾气也太好了,换做是我这些家伙全部割了舌头活埋了。”

    “邪灵堂首席长老凌渡山驾到。”

    刚刚还准备对骂的几个人,浑身大汗,凌渡山???

    若说这几年三宗五派出了什么栋梁人物,这凌渡山就是其中之一,据说是邪灵堂的备选继承人。

    秋小峦一见凌渡山,连忙行大礼,“弟子秋小峦见过长老大人。”

    凌渡山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秋小峦,就在王猛旁边一坐,“王兄弟,这是什么鸟地方啊,如果不是你在,老子可没这闲情逸致来凑热闹。”

    登时全场皆惊,战无双的脚都在不停地打摆子,亮瞎了,这真的是凌渡山啊。

    “今儿是杨前辈的寿宴,不易见血,让他们滚蛋就好了。”

    王猛说道。

    “凌前辈,这事儿……”龙喜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凌渡山要为王猛出头,圣堂弟子和邪灵堂,八竿子勾不到啊。

    “你是什么东西,老子有说要讲道理吗,没当场弄死他们已经很给天心堡面子了,滚一边去!”

    凌渡山骂道。

    龙喜整个人一窒,而狂沙门弟子也不等他再开口,连忙连滚带爬地离开了,一个中年人陪着笑走了过来,“凌前辈,在下狂杀门……”

    “你也滚,在场的狂沙门的都给我滚,否则见一个杀一个!”

    凌渡山的声音响彻全场,丝毫不给天心堡面子,邪修向来快意恩仇,什么面子里子的,什么东西。

    狂沙门的掌门连滚带爬地跑了,凌渡山得罪不起,邪灵堂更得罪不起。

    所有人都看着这边,大热闹啊,内厅也不太平,不管怎么说,凌渡山简直是来闹事的,也太不给天心老祖面子了。

    “呵呵,杨前辈,看来你们的人招呼不周啊,得罪了邪灵堂可不好啊。

    萧煞笑道,心中更是乐得不行,邪修特异独行,其实是中坚力量,吃饱了撑的得罪邪修是最愚蠢的。

    天心老祖也是人精,哪儿那么容易被挑唆,“漠龙去看看。”

    凌渡山的话,龙喜肯定是处理不了的,心中也是上火,究竟什么事儿让凌渡山发这么大火,一直以来天心老祖很注意维持和三宗五派的关系。

    龙喜等人尴尬地站在那里,杨颖喜中带忧,喜的是凌渡山真是帮忙,忧的是这小子可把天心堡彻底得罪了。

    王猛笑了笑,“颖儿,过来,坐我旁边。”

    王猛明白的道理就是,如果不能讲道理,那就讲拳头吧!

    所有人都盯着仙子一般的杨颖,这是什么意思???

    “三妹,你可是天心堡的人!”龙喜提醒道。

    可是刚说完,杨颖就已经温柔地坐在了王猛的身边,心中叹了口气,她知道王猛的性格,其实刚刚就已经想到会这样,后果吗?她不知道,只是这一刻,她必须和王猛站在一起。

    顿时整个大堂沸腾了,这王猛……

    蓦然之间,外面传来一声声的惨叫……

    似乎有人更胆大,竟然在天心堡杀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