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六十 想当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从某种角度上说,天地锁灵阵倒是帮了王猛的大忙,神格就像是一匹无法驾驭的烈马,而天地锁灵阵就是马嚼子。

    没一会儿,王猛就呼呼大睡起来,这一年来,他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简单“充实”,哪儿有时间琢磨其他的。

    斗战空间的热闹渐渐平息下来,几家欢喜几家愁,只要是决斗,总要分出胜负,胜利者,无疑是充满了无尽的喜悦,而失败者要面对的东西就太多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王猛这么天然乐,压力是巨大的。

    宁志远运气很差,因为他的元力高,在这里反而成了累赘,抽取的对手跟他差不多,但却不是新学员,一番反抗之后,宁志远惨败。

    其实这也是何醉木子青不太看好他的原因,元力过高,在这里反而会成为累赘,底蕴太差了,散功重修,命痕层次越低,越容易重新开始,越高,要改变习惯就越难。

    像李天一、马甜儿等人就容易的多。

    圣堂以前也不是不想送元力层次低的来,只是其他人并没有李天一等人这样强横的适应力。

    其实这一届的新学员中还是有不少值得关注的,比如说马甜儿的五行之木,鄢雨月的五行之水,都是相当的惊人,马甜儿的甜美还不是特别惹人注意,鄢雨月的美丽可是引起轰动性的,以及其他林靖皓、李天一等等十多人,都已经列入各阵营的观察之中,像马甜儿这样直接进入的比较罕见。

    其实来这里,有天赋的不少,想要真正成为强者,还是要看能不能发挥出来,还是要战绩,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而这些强者都无一例外的获得胜利,毕竟实力才是硬道理,这不是侥幸,可是第二天最热闹的不是这些人,而是真人。

    “听说了吧,昨天真人赢了!”

    噗,对面的一哥们差点把茶水喷出来。

    “你不是再搞笑吗?他能赢,煮熟的咸鱼都能长翅膀飞了!”

    “真不玩笑,他赢了。”

    一群人都愣住了,“这不是开玩笑?”

    “据说他不但赢了,还是秒杀了天鹰门的常骨。[圣堂··Www..]”

    “常骨?等等……这人我有点印象,实力不错啊,你说真人秒杀常骨,哈哈哈,这恐怕是修真学院最大的笑话了。”

    王猛并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名气,其实想想,在每个人都很慎重对待每一场战斗的情况下,有个人这么胜利大派送,哪怕是那些高手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尽管他们还真看不上这样的便宜。

    “该不会常骨用力过猛把自己抽了吧。”

    连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

    如果是真人只是输是个十多场,其实也不是没有这种人,但一年的时间输了**十场,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每次都那么认真的,绝对是绝无仅有。

    “听说……他用出了弧线剑气。”

    星盟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很注重修真者之间的交流和生活享受,修真是就是为了变强,为了更好的活着,似乎飞升并不是唯一目的。

    像在修真学院里面适合学员休息的地方很多,而其实从结果上看,修行的效果比闭门造车的苦修要好的多,落雨轩就是其中之一,这里有来自罗华小千界最好的茶,无与伦比。

    刺客落雨轩却陡然安静下来,弧线剑气?真人?

    几秒之后,全场爆笑,牙都快笑掉了。

    聊天的那一桌更是笑的人仰马翻,这怎么可能,做梦啊,弧线剑气?

    “真的?”

    “陆云兄,你肯定是走火入魔了,绝对不可能!”

    “咳咳,我也是听说的。”其实陆云尴尬的说道。

    “呵呵,其实小千界是有一些剑诀,可以让剑气看似出现个弧度,但跟弧线剑气是有本质的区别,一个障眼法,速度力道完全没法比,跟弧线剑气的高速犀利完全是两回事。”

    没一个人信,天字级剑法在修真学院都属于高端剑法,相当难练。

    众人继续谈笑风生,谁也不会真把这个当回事。

    陆云也无法辩解,他总不好意思说就是他亲眼看到的,而他也是想碰碰运气去虐虐新人。

    不管信与不信,真人竟然赢了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关键是有当事人,天鹰教的常骨,而常骨……没露面,据说后面的几天都没见他出门。

    第一年的时间对于绝大多数新学员完全是用在功法的修行上,星盟对待炼丹、锻造等等修行者其他方面能力的态度跟小千界的门派很不同。

    在各小千界,一般都会有人专门的在这方面下功夫,但在星盟看来,在炼丹等方面拥有一定造诣是必须的,就是每一个修真者必备的能力,当然这不是强制要求的,在修真学院很多事情都是自由的,只要你能保证自己实力的强大。

    很多人在自己门派只顾着修行法术,哪儿有时间关注这一块,到了这里,依然有人不在意的。

    王猛却不同,丰富的法术和全面的意识才是促使境界提升,加深理解的方法。

    不过还有更切实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就是要赚取灵石。

    王猛和范鸿来丹道院报名了,大概也就王猛不嫌弃范鸿的啰嗦了。

    “王猛,你昨天赢了输了?”其实这种问题即便是同门也都很小心,但范鸿根本就是个粗线条,看了王猛欲言又止的样子,“唉,我也输了,其实啊,我真不想来这里,他们都说我是掌门的私生子,可我的天赋怎么就这么差呢。”

    王猛无语,这哥们还真是什么都说,他自己记不得,不代表别人的记性也都这么差。

    “咳咳,你天赋很好了。”

    “也许吧,我总感觉他们是把我送到这里自生自灭了,唉,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若是有一天我挂了,记得帮我弄个碑吧。”

    范鸿显然有点低落。

    王猛打着范鸿的肩膀,“哥们,不要比惨,跟我比,你毛都不算,想当年我天然命痕二层,为了进圣堂……”

    “命痕二层?天啊,还有这么笨的吗?不会啊,我记得十层以下就很弱了啊。”

    范鸿无辜的说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