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六十九 炼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九天离火剑是李家的绝学,而且也是火系剑法,跟他现在的功法并不冲突,在把弧线剑法融入到九天离火剑之中,剑法得到了飞跃般的力量。

    这卷轴只是李天一随意买的,不得不说他走路的姿势都像是有钱人,人家肯定找他推销,对方天花乱坠的胡吹才到一半,李天一就不耐烦的买了一个。

    看到慕容东武的一剑,李天一泛起一笑意,什么狗屁的寒冰弧线剑法,那只不过剑本身的功能,在剑道本身上,只是勉强过关罢了,这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当对面的匿名使出那一剑的时候,李天一的身体僵硬了,他的目光燃烧了。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剑啊,这不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对手吗???

    李天一本来就容易冲动的血,又燃烧了,管他真人假人,只要他愿意战,李天一绝对奉陪!

    这一剑引起的当然不止是李天一的注意,也有其他人的,尤其是那些大大小小的阵营,可是无人知道真人是谁。

    只知道这人也就出现一年多,然后迅速“出名”,别人是赢的出名,他是输的出名,可是陡然之间,他开始赢了,三场,三击弧线剑法,而且如果连续三场都看的就会发现,这三次剑法的水平一次比一次高。

    到了第三次,已经堪称完美的境地了。

    在修真学院本就是藏不住秘密的地方,好奇心更是泛滥,真人究竟是个什么水平,不好评价,可是一个输的裤衩都不剩的人,怎么能赢?

    尤其是那些赢过的,当过笑谈的,真人能都能赢,母猪也修真啊!

    母猪有没有修真没人知道,但真人赢了。

    王猛还真没时间搭理这所谓的完美,而且他也没那么奢侈花一块上品灵石买个影像卷轴,他现在正在追求自己的完美。

    至少要达到他自己认为的,现阶段的最高状态,如果到达了,心中会有一种感觉,到了,就是到了,明白的就是明白,而显然,王猛知道,自己的弧线剑法还是有破绽。

    王猛当然也不能总让范鸿带班,这不,结果一见面范鸿就要还钱。

    “王猛,我真的有不少,花不完,你知道我这人也没什么嗜好,咱们也不用欠别人的人情。”

    王猛摇摇头,“真的不用,已经说好的事儿,如果我们真做了,反而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你放心,她也不缺。”

    “那我还你吧,加上利息。”范鸿知道王猛缺,但又不要明着说。

    王猛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好意,这样吧,买点材料,我们也在丹道院辛苦那么多天了,还一次没用过丹炉呢。”

    “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呢,好啊,好啊。”

    范鸿笑道,以前他虽然迷迷糊糊,但他记住了活着的重点那就是蝉晶,现在他清醒了,可是却失去了重点,对于木系的人,活着要有个努力的目标,现在目标没了,范鸿也真没什么在乎的,木系的人又能随遇而安,并不会像土系的人那么执着。

    准确的说,他们是最善良的。

    王猛现在是范鸿五行性格理论的坚定粉丝,别的不说,这套理论用在范鸿自己身上都那么的准确。

    善良并不是说人家就傻,只是包容心更强,更能为别人着想,王猛看得出,范鸿一点都不记恨蝉晶,甚至可能心中在默默的祝福对方。

    至少这种事儿,王猛是做不出的。

    弥道大掌院看在灵石的份上,还真没为难王猛,对两人也温和了一点。

    “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整理完了,想用就用,不过别弄坏了。”说着看了看王猛又看了看范鸿,“向来以你们两个的破坏力也顶多就是瓶瓶罐罐级别的破坏力。”

    王猛和范鸿面面相觑,难道他们长的就这么不像高手吗?

    “范鸿,你觉得弥道掌院是五行哪一系的?”

    范鸿摸着下巴,“此人虽有点小世故,但恐怕也是环境造成的,性格不急,但也算不成沉稳,恐怕是水、木双系的,这是不错的属性啊,水木相生,属相不错,这人有前途,命不错。”

    王猛呆呆的望着范鸿,这家伙真有点神棍气质,还别说,他听着都有挺有道理的,不知道这弥道实力如何,可人家好歹在这里混了个掌院,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如果五行主双系,但相克会如何,比如水火?”

    王猛问道,他想起的是胡静,胡静应该是比较典型的水火相克。

    “这个嘛,”范鸿摸着下巴,“相克双系这种人倒是更容易去得成绩,但这种人注定跟幸福无关,简单说,就是缺乏点运道,除非遇到跟他正好想匹配的相克双膝之人。”

    王猛哑然,这家伙似乎也没那么准,莫山属于金、火、水,所以拥有超强的成就,可是幸福吗?

    莫山一辈子孤独,最后神格还被他得到。

    胡静……似乎运气很好啊,也算是一路顺风,幸福吗?应该很幸福,至少目前是没什么。

    范鸿意犹未尽,“跟你说,拥有相生属性的人很容易互相吸引。”

    范鸿窒了窒,因为他想到了自己,蝉晶就是水系,而他是木系,所以无法自拔的喜欢上蝉晶,而那个情敌又是金系的。

    王猛知道范鸿想到了蝉晶,“咳咳,那五行全有的呢,是没人爱呢,还是人人爱。”

    范鸿一听乐了,“你当你是神啊,五行俱全,那种当然是人人爱,不过基本上这种逆天的存在不是雷劈了,就是夭折了,老天爷都会嫉妒的!”

    王猛擦了一个,他有这么造孽吗?

    不过想想若不是得到神格,几条小命都不够用的。

    王猛竖起大拇指,“范鸿,以后你可以自理门户,创立五行媒婆门!”

    两人大笑,开始认真的收拾丹房,几乎每天丹房都有人用,成功的还好,那些失败的,可就不知道会把丹方弄成什么样。

    不过这里的丹炉都是星盟制作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炸炉是经常的,尤其是对于新手,但能破坏丹炉的则很少。

    要知道王猛当初跟着周枫,可是差点把周枫的棺材本都炸光了。

    两人因为要自己动手,所以清理的特别快,没多久范鸿就回来了,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堆的材料。

    “这些够用了吧,我把常用的五十多种都买了。”

    王猛望着一堆的药材,“花了多少?”

    “六十七块上品的,他们人很好给我打了折扣,只收了六十五块。”

    望着得瑟的范鸿,王猛无语问屋顶,丫的,就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奸商才能横行啊,以后他要是开店一定给这种客人贵宾待遇。

    王猛选了几种自己需要用的材料,他要先熟悉一下这里丹炉,不能用太好的材料。

    无论是周枫传授的,还是这里的,炼丹的基本规则总是一样的,先掌握好自己丹炉的脾气。

    那边的周枫更是兴致勃勃,失去了目标的他,总归要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事儿做,王猛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吧。

    两人开始了,王猛先抚摸着丹炉,注入自己的五行之火,体会着丹炉对于五行之火的反应。

    ……轰……

    一声巨响吓了王猛一跳,这才发现爆的不是自己,连忙冲到隔壁,范鸿灰不溜秋的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残破的火葫芦,一脸的茫然,“它……怎么会爆?”

    王猛这才想起来,范鸿是木系,功法也是木系功法,用这种元力催动火葫芦,他不爆,谁爆?

    听明白了原由,范鸿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岂不是说,我干不了这个?”

    “你还真做不了这个。”王猛苦笑,“不过丹修中确实有适合你的,只是不是炼丹,而是使用一些救治类的法术,这更适合木系的人。”

    这最基本的竟然忘记了,要是周枫知道肯定要笑死的。

    “我再试试,如果不行,我在改行。”

    范鸿又掏出一个火葫芦,然后伴随着一阵爆响,又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不试了,不试了,这哪儿是炼丹,这是炼命啊!”

    “你自便吧,最好先去传授法阵那边看明白了,我要继续了。”

    王猛回到自己的丹房,花了一段时间静静的体会着丹炉,炼丹的时候,要把丹炉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是周枫交给他的,尽管在修真学院并没有这种说法,可是王猛认为周枫说的才是对的。

    让自己的丹火在丹炉之中回转,心神也笼罩了丹炉,感受着丹炉的全部,王猛沉浸其中,渐渐的和丹炉达成了一种融合。

    等再次睁开眼的王猛,在看丹炉的时候感觉就完全不同了,这不在是一个普通的丹炉,而是他的朋友,很熟悉的感觉。

    他今天的炼制还是从普通的开始,主要是为了练手,急救丹,哪里都有的必需品,顶多不同的炼法效果不同罢了。

    王猛自己还创造了五行丹,五行之缺,来补火,王猛轻车熟路的炼制着,只是这次下意识的融入了心神,试着用心神向正在形成的急救丹中融合。

    可是理论和实践完全是两回事,这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介质,理念是好的,可是却无法实现。

    尝试了很多次,王猛都发现就是老鼠拉龟无处下嘴,忽然想起了那一线的神识,王猛缓缓输出隐藏在心神之中的那一丝神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