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七十四 这样也可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龙战吃了亏肯定是相当不爽的,这窝囊气怎么都咽不下去,本来想堵那个叫王猛的,可是一直没堵到,相反却打听到那个范鸿一直在丹道院。

    龙战直接带着蝉晶去丹道院找茬了,一个丹道院的执事,说白了就是杂役,最弱的修行者才会做的事儿,正好让蝉晶看看,跟着他是多么的明智。

    龙战大摇大摆的来到丹道院,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门口打扫的范鸿,范鸿也看到了龙战,更看到了蝉晶,本来笑容满面的他一下子寂静下来,所谓想通放弃其实都是骗自己,把伤痛埋藏起来,只是他不想做什么了,却不代表别人也能放过他。

    “欢迎光临丹道阁,有什么需要。”范鸿强颜欢笑。

    龙战搂着蝉晶,“我的需要很多啊,怎么办呢,给老子准备一个最好的丹房,老子要练欢喜丹。”

    看龙战淫荡的表情,就不像是要炼丹。

    范鸿的脸色又苍白了一点,咬了咬牙,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欺人太甚啊。

    “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弥道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龙战看了一眼弥道,“弥道掌院,没事,我跟这小子有点小事儿处理一下,给个面子。”

    弥道斜着眼睛瞟了一眼两人,“你什么东西,要我给你面子,奸夫淫妇,有多远滚多远,在让我看到你们来烦范鸿老弟,别怪我不客气!”

    能在学院之中担任掌院都有不俗的实力,这跟执事可是两回事,龙战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蝉晶更是目瞪口呆。

    当真自己女人的面,龙战哪儿能这么窝囊,“弥道,我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可知道我是魔焰阵营的人!”

    弥道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好吓人啊,你知道范老弟是谁的人吗?”

    弥道伸出大拇指超上指了三下。

    登时龙战傻眼了,“这……这不可能,就他!”

    啪~~

    龙战捂着脸踉踉跄跄的后退,弥道随意的擦了擦手,“谁借你的胆子敢质疑那位大人!”

    龙战捂着脸,眼珠子都红了,“我,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老子认栽了!”

    龙战捂着脸要走,谁也不敢乱说那人的话,这事儿在闹下去谁也保不住他。

    “谁让你走了,范老弟让你走了吗?”弥道冷冷的说道。

    龙战的身体戛然而止,回过头,望着范鸿,狠狠的咬着牙,半响浑身一送,“范鸿,你我之间也没什么仇恨,而且上一次我还输了,是这女人勾引我的,是她让我来找你麻烦,现在起,我跟她一刀两断,咱们之间两清怎么样!”

    龙战其实很迷恋蝉晶的身体,还很新鲜,可是他很清楚他招惹的是什么人,若是真的被那个势力顶上,他的前途就完了,甚至魔焰的人都会抛弃他,想想他得罪的人,还不弄死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这样。

    蝉晶完全愣了,这男人刚才还信誓旦旦,转眼之间却变成这样。

    范鸿摆摆手,龙战如释重负,“范兄大气,这女人功夫不错,你试试就知道了。”

    “滚!”

    范鸿一声怒吼,龙战脸色微微一变,还是笑着连忙走了。

    弥道笑了笑,望着眼前的女人,有那么几分姿色,但这种货色有的是啊。

    “你叫蝉晶是吧,当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好好让范老弟满意,否则,呵呵。哈哈。”

    弥道大笑着离开,剩下的显然就不需要他了。

    丹道院就剩下范鸿和蝉晶,蝉晶又变成了娇然欲滴的样子,轻轻压着嘴唇,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范师兄,我错了,是他强迫我的,真的,我是怕连累你,我知道我们在这里生存很难。”

    范鸿望着眼前曾经被他捧成女神的一样的存在,他对她百依百顺,甚至连拉拉手都小心翼翼,如获至宝一样。

    范鸿想大笑,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甚至帮她来大元界,就这么算了吗?

    想想他所受的耻辱,范鸿笑了,“小晶,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范鸿把蝉晶带到了丹房里,粗鲁的撕开了蝉晶的衣服,蝉晶微微一愣,却也非常的配合,“师兄,轻温柔一点,人家……”

    范鸿呆呆的望着曾经像仙女一样的蝉晶,现在却像个荡妇一样,他是想报复,可是以前那个蝉晶已经死了,眼前的不过是肮脏的女人罢了,不是他梦中的蝉晶。

    把手中衣服的碎片一仍,范鸿淡淡的望着蝉晶,“我终于看清你了。”

    蝉晶还在摆着一个自认为能让男人兽性大发的姿势,龙战那边不要她了,就只能抓住范鸿,何况现在看来范鸿又飞黄腾达了,连龙战都怕他,闻言这才抬起头,看到了范鸿的目光。

    范鸿的眼神里面不在有矛盾,“王猛说的对,没有我,是你的损失。”

    范鸿大步的离开,当迈出门那一刻,他忽然之间放下了,以后蝉晶这女人无论怎么样都跟他无关了,现在他想好好的喝上一顿,醉上一场,王猛呢,这家伙跑哪儿去了。

    蝉晶没想到范鸿竟然会走,竟然会放过她这么美丽的酮体,目光无比怨毒望着门口,缓缓拾起自己的衣服,无法相信曾经把她当女神一样供着的人,就在刚才把她像垃圾一样扔了。

    “范鸿……还有那个王猛,这事儿不会就这么玩了,我会让你们……”

    忽然一阵风吹过,蝉晶忽然觉得有点冷,紧跟着是虚弱,身体软软的倒下。

    一个淡紫色的身影走了出来,若是刚才范鸿没走,那死的是两个,范鸿走了,就是一个。

    一个清脆的响指,蝉晶的身体被白色的火焰包围,转眼之间化成了灰烬,地上只留下一个坚不可摧的星环,滚动了几圈才无助的停了下来。

    无论在哪个层面都有特权者……

    范鸿在登仙楼买醉,至于是否会变为穷光蛋,他还真没考虑过。

    在海皇小千界没能出手确实有点可惜,说实在的跟鄢雨月他们一起战斗的感觉很不错,王猛很喜欢也很渴望这样的战斗,只不过鄢雨月只是给他一个还人情的机会罢了,整个战斗都没他什么事儿,而且王猛是圣堂弟子,对于加入什么阵营一点兴趣都没有。

    进入心神,王猛照例和莫山切磋了一盘,很明显,同样是弧线剑法,王猛已经不会输的那么惨了,王猛也知道用同样的招式战胜神格几乎是不可能的,神格所施展出来的剑法,不单单是剑法,更是遵循了法则之力,简单说,同样的情况下,无解,除非自己也能到达一样的境界,但那样胜负就取决于其他的因素。

    王猛并没有在弧线剑法上钻牛角尖,现在正是联系双弧线剑法的时候了。

    自己房间的静室主要是用来修炼功法,或者思考法术的,至于修行,在修真学院有多处的修炼场所,而且分配非常详细,并没有专门的切磋场合,这是门派中所没有的。

    像剑修,有专门测试剑气威力的法阵,符修也有符修的专门测试阵,体修有专门练拳脚发力的法器。

    但是王猛有神格这样最棒的对手,倒真没怎么去过。

    练习了一会儿双弧线剑法,王猛总觉得不是很顺畅,找不到问题在哪里,神格只能掩饰,并不能交流,更不能让他会,还是要靠自己。

    王猛离开心海,他需要换个思路,通过战斗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清醒。

    点开星环,刚准备进入斗战空间,却发现了几个人传送信息。

    第一个弹出来就是范鸿,这哥们明显喝的醉醺醺的,见了王猛就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和蝉晶真的一刀两断了,他的青春,他的初恋,已经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他决定振作,让他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后悔!

    王猛笑着摇头,其实修炼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不过每个人性格不同,范鸿能有这样的变换就很好。

    接着闪现的是宁志远的信息,望着宁志远的影响,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猛的错觉,总感觉宁师兄来了大元界之后变得更加保守了,缺乏了以前的大气,……像是苍老了很多。

    “王猛,在有一个月新学员的评定就要开始了,好好准备一下,这对我们都很重要。”

    怎么说呢,王猛觉得宁志远在圣堂怎么样不说,到了大元界其实很有大师兄的范儿,能力有限,但他改提醒到的都提醒了。

    “王猛,大家对你的能力很认可,有没兴趣几乎合作做一些任务呢。”

    是鄢雨月。

    王猛确实有点意外,王猛虽不妄自菲薄,但也没有狂妄自大到认为缺了自己不成,就看上次吕不悔等人的表现,王猛就知道龙王阵营的力量真不可测,说是新成员,说白不就是外围成员,那些核心的强者肯定了不得。

    鄢雨月虽然邀请了,但王猛觉得只是客套。

    “王猛,让范鸿休息休息,你们两个以后轮班来执勤吧。”

    竟然是弥道,……掌院大人最近是怎么了,竟然这么谦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是王猛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图的,八成是想从范鸿那里捞点好处吧。

    想不到在大元界一年多了,他也有人关心了,其实挺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