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百三十九 离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丹仙盟的吴元终于也离开了望城,有人说他回了吴家,也有人说他去了镐京,但是对正不断壮大的望城来说,吴元的名字已经淡化了,就像是一瓢水倒在水盆里面,会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倒在池塘当中,也就能制造点小涟漪罢了,望城,正在飞速的发展,每天都能感觉到它的变化!

    五行神兽祭结束后,战璎珞本来是要立刻返回镐京的,但是她却留了下来,还参加了白家的狩猎,白胖子几乎是把战璎珞当成主母一样来招待的。

    战璎珞觉得很开心,在镐京,她可没有这样刺激的狩猎机会,家族对她的保护有点过度了,谁让她是战家唯一的女儿呢,在战家……女儿倍受宠爱,且不论家里的长辈如何,光只是几个兄长和弟弟,就够她烦的了,最搞笑的是小弟,才不过十一岁,就叫嚣着要保护姐姐,阻止她出门了,这一次她来望城,这个小弟也是哭得死去活来。

    虽然很开心这样被大家宠着,但是战璎珞还是觉得这出来是对的,第一次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狩猎到真元兽的那一种感觉,是惊喜的好几倍多。

    回到望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王猛炫耀,不过穆赫小雨却比战璎珞还要快一步。

    王猛仍然住在白家的那间别院当中,穆赫小雨在门外徘徊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小雨,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这次收获颇丰啊。”

    穆赫小雨打量着王猛,这个男人怎么就能这样,怎么就可以这样从容呢!

    她从不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自惭形秽,但是碰到寒初雪的时候,穆赫小雨才知道这世界上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女孩子。

    见王猛之前,她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男人会比大哥更好,可是现在她又一次错了。

    “我们只不过是打打下手,白家这次才是大获全胜。”

    穆赫小雨甜甜的笑道,以前还没有,最近不知怎么,她竟然连说话都有些害羞。

    “我懂得,谢谢你,白家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王猛说道,白家虽然势头旺,但王猛知道,其实依然是头重脚轻根底浅,需要时间来度过这个难关,而穆赫家的照顾是必须的。

    “你……要走了吗?”穆赫小雨的心咯噔一下,怅然若失。

    “人生就是聚聚散散分分合合,相识就是一场难得的缘分了,不是吗?”王猛说道,他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子那最单纯的爱慕。

    穆赫小雨并不是个庸俗的女孩子,她能听得出王猛话中的意思,勇敢的抬起头,“我们还会在见面吗?”

    王猛点点头,“会的,我们是朋友,似乎从我们认识以来,对你,我就没有客气过。”

    穆赫小雨嫣然一笑,“是的,你真是个自来熟!”

    微微一顿,小雨笑了笑,“狩猎的队伍那边……我还有事……所以……朋友,我们会再见的。”

    望着穆赫小雨的背影,王猛也露出温暖的笑容。

    天涯何处无知己,这也是人生的奇妙之处。

    不知什么时候,战璎珞非常不合时宜的从一边跳了出来,“啧啧啧,浪子回头金不换啊,王少爷,您这是真的转性了,像小雨这样的美人都能放过,不得了,真的吃素了!”

    王猛望着战璎珞,“看来你对我吃素很是惋惜,难道是因为我没吃了你?”

    战璎珞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你敢,信不信我切了你,yin魔,狗改不了吃屎!”

    战大小姐败退了,斗嘴,无论是王仁才还是王猛,她都不是对手。

    王猛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有朋友的地方就不会有寂寞。

    联合的大型狩猎之后,白家和穆赫家又一次联合出手,这一次是大型拍卖会!

    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穆赫家竟然如此帮助白家,这绝对是很深层的合作,看样子,以后望城只能是两大家族了,穆赫家和白家合作,其他人真的没法混了。

    穆赫家本身就有着拍卖行的渠道,短短几天时间,便吸引了大周各地的贵族,商队,富豪前来竞拍。

    这场拍卖会大获成功,大量拥有极高潜力的三转真元兽,还有两只五转真元兽的出现,让人们再一次认识到望城所具备的潜力。

    但是,镐京的王家,却让望城的风云变幻给彻底搞蒙了……

    王家家大业大,永远不缺少纨绔,王仁才只是其中最凶残最奇葩的一个罢了。

    王家过去“屈”居第二,而现在是王家首席纨绔的,就是王仁才的五叔王师风。

    而王师风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

    不得不说,人怕成名猪怕壮,没有了王仁才在他前面挡风遮雨,他去天香楼潇洒一下,都要提心吊胆。

    恐怕,除了王仁才的小姑,就数王师风最希望王仁才能重回镐京王家的门下了。

    “师风!让我说你什么好?家族让你打理真元兽的交易,不需要你做得多好,但是你连最基本的账目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有,望城的出现了大量三转真元兽拍卖,我看了看,就只有我们王家缺席!”

    家主王宗正恨铁不成钢啊,要不是王师风是他最疼爱的小妾所生,他早就一巴掌打死了事。

    王师风苦着脸,望城消息来得太快,当时他在天香楼忙着讨好瓶美人,努力了三天三夜,才得到了一亲芳泽,入幕之宾的资格,一不小心,就给忘记了。

    “父亲大人……我知错了,可是放弃望城的决定是您下的,我以为……”

    不过王师风可不是王仁才,换成王仁才那个奇葩,肯定是一个字都不会解释,王师风却擅长为自己找理由。

    王宗正揉了一下眉心,当初他的确说过了放弃望城的话……那是因为时机的问题,不代表着连望城的大型拍卖会,王家也不去参加。

    “下不为例,滚!”

    王师风脚底抹油地溜了,这个时候,他是更加怀念王仁才的存在了……

    王宗正叹了口气,对这个儿子的教训,只是例行之事,只要不像王仁才那混怅一样惹事生非,就足够他庆兴的了。

    “家主,战家家主战渊阁求见。”一名老仆这时走了进来,轻声说道。

    “哦!请他到内书房。”

    内书房一般是男人的禁地,哪怕是妻子,都不能不经允许而入,通常要表现出对来客的尊重,同时又要显出亲近的意思,在内书房接待客人,就能很好的表现出主人的这一意图。

    王宗正又等了片刻,才起步朝内书房走去,虽然要表现出对战家家主战渊阁的亲近,但是王家的威严也要掌握好一个度,不能比客人先到内书房,也不能晚太多。

    王宗正走进内书房时,战家家主的茶正好刚刚端上。

    战渊阁站起身来,“王老哥。”

    “战老弟!和我还这么多礼,快快请坐!”

    王宗正很满意战渊阁的这个态度,一脸笑容的客气说道。

    战渊阁能感觉到王宗正对他的重视,一笑,就说道:“老哥,这一次王家可是好大的手臂,连我都瞒过去了。”

    “哦?王家最近一直很平静,哪里有什么动作是瞒过战老弟的?”王宗正一愣,因为元家老祖回归一事,王家最近都比较收缩,虽然称不上低调,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可言啊。

    战渊阁被王宗正的神情弄糊涂了,“难道老哥还不知道望城之事?”

    “望城?”

    “不错,我今天来,就是来恭喜老哥的。”

    王宗正更是一头雾水了,“此话怎讲?”

    战渊阁心中奇怪,王家连望城大型真元兽拍卖会都没有去,显然是向全天下昭告,望城已经是王家的势力范围,王家想要什么,当然是内部直接消化了,用不着走拍卖会的通道了。

    战渊阁这时就将这话说了一遍,又说道:“……据最近的消息,白家前不久抓获到一只五转夜鹫,我今天来找王家主,就是厚着脸皮为家中的后辈,向王家主求这一只五转夜鹫的,当然,价钱方面好说。”

    夜鹫,是望城才有出产的真元兽,五转夜鹫,更是稀有,如果走拍卖的话,物以稀为贵,肯定会竞拍出一个远超夜鹫本身价值的高价,当然求五转夜鹫一事是假,战渊阁这话,却是希望能通过王家,让战家也进入到望城的狩猎当中,好歹战家也出了力的。

    王宗正却更加迷糊了……望城已经是王家的地盘了?望城风云涌动之事,王宗正是清楚的,可是……对望城,王家明明已经放手,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由于家里人的刻意隐瞒,王宗正哪儿记得王仁才。

    只除了……突然王宗正想起来了,好像是把王仁才那混怅东西给打发了过去!

    他隐约还记得是望城姜家主动过来联姻求婚的,其实这正好救了王仁才一命,不然王宗正原本是打算把王仁才送到更加荒芜的边缘地带去自生自灭的,最好是死了一干二净。

    难道……前段时间的传闻,是真有其事?

    前段时间是听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人已经接受教训了,而且姜家也算是退了婚事,是时候把王仁才接回镐京来了……

    可是现在,看着战渊阁一脸认真的神情……王宗正也有点摸不清楚状况了!

    “咳……望城一事,我没有具体过问,不如这样,明天我再给战老弟一个明确的答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