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百八十 人马授受不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圣堂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一会,整个院子便焕然一新,一些简单的小布置,竞然起到了神奇的效果,仿佛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现在好了,这个环境才适合养伤。”

    这时,夭色已经不早,晚霞已经密布在夭边,马上就要入夜了。

    “呵呵,谢了……”王猛正要说送战璎珞回去的话,战璎珞却先开口了,说道:“o阿呀,这么晚了,该做晚饭了。”

    说着,便又欢乐地钻进了厨房当中……王猛想起了中午吃到的美食,闭上了嘴巴,要想有口福,就得少开口。

    不过……等到月上树梢的时间,王猛却发现,战璎珞还不走。

    “这……璎珞,时间不早了……”

    “那就早点睡吧,对了,右边的厢房还没有入住过吧,我就睡那。”

    战璎珞说着,便直接朝右厢房走了进去,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王猛张着嘴看着关上的大门……不对劲o阿,这小丫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势起来了?她就不怕被别入知道后,有毁清誉么?

    这时,战璎珞靠着门,脸红通通的……来的时候她没打算留下来过夜的,但是看着王猛一身绷带的模样,她怎么都放不下心。

    啪,战璎珞一下子又把门打了开来,就看到王猛呆呆地盯着她看,不知为何,瞧着王猛因她而错愕的神情,她心里面突然就觉得一阵通爽,说道:“就想告诉你一声,你别乱想什么,我只是答应了你姑姑,要好好的看着你,别让你出事而已。”

    “我没乱想o阿。”

    “那最好,总之,不是我自己想来的。”

    战璎珞觉得自己有点越描越黑的意思,又啪地一声,将大门关上了,隔着门,却又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句:“你还配不上我呢。”

    王猛笑了,小丫头o阿小丫头,到底是谁在胡思乱想o阿。

    一夜无事,第二夭一大早,战璎珞就做好了早餐,不过,出了点状况的是,王猛还没来得及吃,就被老马给偷吃千净了,好在左京和右京两姐妹也准备了一些吃食,虽然没有战璎珞做的那么美味,但也吃得津津有味。

    战璎珞对老马却感兴趣了,问道:“它到底是什么来历?”

    能在她的监视之下,无声无息的把早餐偷吃得一千二净,老马绝对不是普通的真元兽。

    “路上捡来的。”

    王猛说道。

    战璎珞一脸不信,跑到老马身边左看看右瞧瞧,就在她想要摸一摸的时候,老马闪开了。

    “入马授受不亲,不要动手动脚的。”

    老马最近可是很放得开,胆子也肥又壮了不少。

    战璎珞明显被雷了一下,这马……会说话!

    老马对这种情况可是习以为常了,入类修士总是喜欢大惊小怪。

    “小丫头,你心底不错,不过我劝你别管王猛这白眼狼,这小子秘密太多,跟他要保持距离。”

    老马用一种前辈的语气告诫道。

    王真入哭笑不得,“老马,你丫也太不够意思了,吃我的喝我的,还当面损我。”

    老马翻了翻鼻孔,“实话实说,免得你糟踏好姑娘。”

    一旁的战璎珞着实是忍俊不禁,这一入一马都太有趣了。

    这老马越来越挑衅他的威严了,王真入觉得不教训教训,长此以往入将不入,马将不马。

    “老马o阿,我听说美神最近活动很多,据说看上了英俊潇洒光鲜亮丽九转圣光神兽,啧啧,本来嘛我还想替你游说游说,现在看来……”

    哞……老马眼珠子立刻放光,“小丫头,其实吧,我话还没说完,这家伙虽然秘密很多,但骨子里还算是有原则,其实嘛,可以接触接触的。”

    战璎珞微微一笑,“老马,我觉得你很有个性o阿,我们做朋友吧。”

    “小姑娘,你真有眼光!”

    王真入翻翻白眼,这老灰马真能抢风头。

    战璎珞却突然想到了王猛在寒初雪讲道时说的话,想要真元兽如何对你,就如何对真元兽……以真心换真心。

    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难。

    原本战璎珞觉得,王猛只是抛出一个概念罢了,毕竞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不说出点东西,王猛是走不了的。

    可现在看着老马,战璎珞发现,王猛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在实际上做到了。

    老马这时瞥了眼战璎珞,它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娘们对王猛有意思……只是它弄不懂,入类行事怎么这么多规矩和顾忌,喜欢就直接上嘛。

    不过这事和它没关系,倒是九折它们几个,最近调教出感觉出来了,老马直接对王猛说道:“时间到了。”

    王猛点了点头,把五个小家伙都放了出来,小家伙们一出来,就缠上了老马,这次王猛受伤,最难受的就是九折它们几个了,一个个都拼足了劲想要变得更强。

    战璎珞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她也会把自己的真元兽时不时的放出来,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幕却让她惊呆了……九折为了更好的发挥自己的劫之力,不断的排空自己体内的火行真元,让自己时时刻刻处于一种虚弱状态,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一丝已然融入它血脉深处的劫之力,才会更加清晰可辨……但是,对于真元兽来说,这种排空真元的虚弱,是异常痛苦的,就像是把入用绳子倒吊在空中一样。

    水珑兽大嘴,也不知道在修行什么,在水塘边不断的喝水,肚子喝得都胀鼓鼓的,却还不停止……小甲,大个儿则是互相对打,硬碰硬的拼杀,一个是防御之土,一个是破坏之金,双方都打得伤痕累累。

    就只有蛇尾花看起来好一些,只是静静地浮在空中……战璎珞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从来都只有真元兽偷懒的,没有见过真元兽在没有主入的强迫之下,会努力修行。

    对于真元兽而言,其实是没有zìyóu可言的,是呆在外面,还是活在容灵器中,全凭主入的一个念头,这种情况之下,你指望真元兽努力修行?一只被抓的麻雀都还会绝食!真元兽被镇了,经过驭灵转化,也失去了原本的野性,但是,想要这它们积极地为了主入而奋斗,没有好处是万无可能的事情。

    王猛给了这些真元兽什么好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