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成功与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动乾坤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乱魔海之中,人海涌动,如今的这里,显然已经成为了这天地之间最受瞩目的地方。

    无数人怀着希冀与祈祷的来到这里,然后抬头望着那天空上庞大无比的阵法,在那阵法中垩央,一道栩栩如生的冰雕静静盘坐,在她的周围,仿佛连虚无都是被冰冻。

    没有任何人能够感觉到那冰雕之内,是否还存有气息。

    同样他们也并不敢去探测,这一年来,绝望弥漫了天地,最终支撑着这片天地还留有安宁的,便是着这一具冰雕。

    他们无法想象,若是当那冰雕之内,真的再无气息存在后,那该会是一种如何让人灰暗与绝望的一幕。

    不过这种想法,毕竟是有些掩耳盗铃,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最终都是会有着结果出现,因为,那种危机,已经开始临近。

    辽阔的海面上,黑压压的人海弥漫到视线的尽头,而此时,他们的目光首次的并没有停留在那栩栩如生的冰雕上,而是带着一些浓浓的恐惧,看向苍穹之外。

    那原本蔚蓝的天空,在此时变得昏暗了许多,甚至所有人都是能够看见,一道裂缝,仿佛正在从那虚无之中缓缓的裂开。

    那裂缝之外的位面封印,也是越来越黯淡。

    位面封印所在的地方,原本距这里极为的遥远,极端是轮回境的巅峰强者都是无法抵达,但眼下,他们却是真真切切的看见了位面裂缝,显然,这是因为位面封印在减弱,而那魔气,正在逐渐的渗透而来,最终,那道毁灭者,将会降临。

    暗沉的天地,犹如绝望的源头,让得无数人的脸庞都是涌上了悲戚之色,莫非,这等劫难,真的就无法避免了吗?

    一些目光转向那大阵中垩央,那里的冰雕依旧毫无动静,这都一年时间了啊…耗尽看无数强者的力量,但却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奇迹,莫非,真的失败了吗?

    悲戚而绝望的气氛,笼罩在这天地间。

    “啊?那是什么?!”

    突然间,乱魔海中有着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响起,无数人顺着声音猛的抬头,然后惊骇欲绝之色便是涌上了脸庞。

    因为他们见到,在那苍穹之外的裂缝处,竟是在此时有着邪恶之极的魔气涌进,那些魔气,竟是穿透了黯淡的位面封印。

    这些魔气极为的恐怖,一出现,甚至连天空上的烈日都是失去了光彩,再接着,那位面封印之上,开始有着一道裂纹浮现出来。

    裂纹浮现,然后这天地无数人便是头皮炸了起来,因为他们见到,在那裂纹之后,仿佛是有着一只巨大的眼睛,不带丝毫情感的窥视着他们。

    那只邪恶无比的巨大眼睛微微转动,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一种阴冷之意扫过,在那种阴冷之下,他们体垩内的元力仿佛都是在此时僵硬了下来。

    无数人索索发抖,面庞惨白,能够拥有着这种恐怖无比实力的人,除了那位曾经被符祖大人封印的异魔皇之外,还能有着谁?

    冷漠得犹如魔神俯览蝼蚁般的扫视,仿佛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掠过了这片天地所有的地方,最终停留在了乱魔海上空那庞大的阵法中,准确的说,是那阵法中垩央的冰雕之上。

    在当看见那栩栩如生的冰雕时,那只邪恶的巨眼中,终于是涌上了浓浓的波动,显然,他从那冰雕上,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波动。

    “轰隆。”

    苍穹之外,仿佛是有着魔雷窜动的声音,所有人都是能够察觉到那位面封印外停留在大阵冰雕上的那目光,这令得他们头皮猛的发麻起来。

    “他要干什么?!”

    有着人惊骇的失声出来,只见得那位面封印处,竟是有着滚滚魔气强行的涌出来,然后竟是化为一只苍白的手掌。

    那只手掌,巨大无比,其上并没有太过邪恶的魔气缭绕,但却是给人一种毁灭的感觉。

    苍白的手掌,硬生生的自那尚还未完全被破坏的位面封印中伸进来,然后直接洞穿虚空,对着那乱魔海上空的大阵拍了下去。

    他竟然是要将那正在冲击祖境的冰主提前抹杀!

    显然,他也是察觉到了冰主试图冲击祖境与他抗衡的目的!

    这种情况,他绝对不会再允许出现第二次!

    “他要对冰主出手!”

    无数人惊恐的失声,眼睛都是在此时通红了起来,冰主冲击祖境已是这天地间最后的希望,若是在此时被打断的话,那他们就彻彻底底的失去机会。

    “拦住他!”

    无数强者咆哮着,虽然心中恐惧,但这在那种即将彻底绝望之下,反而是变得有些疯狂起来,只见得无数破风声响彻而起,一道道光影犹如蝗虫般略出,无数道璀璨的元力匹练呼啸过天际,对着那穿透虚空的苍白大手狠狠的轰了过去。

    砰砰砰!

    数以千万计的疯狂攻击,尽数的轰在那苍白大手上,然而却是未能让得他有丝毫的颤动,那只魔皇之手,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蝼蚁的攻势,直奔那大阵而去。

    轰!

    下方的海域,在此时被生生的撕裂而开,一道数十万丈庞大的漩涡空洞被压迫而出,方圆数十万丈内所有的海水,都是被挤压开来。

    苍白大手速度极快,穿透重重阻碍,最终在那无数道绝望的目光中,落在那庞大无比的阵法之上。

    咔嚓。

    阵法根本就没有形成丝毫的阻碍,最外层的光罩,瞬间崩溃,那所有踏入轮回境的巅峰强者,皆是在此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狼狈的倒射而出,尽数的落进下方海水之中。

    “拦住他!”

    生死之主六人也是在此时陡然睁开双目,一声厉喝,手印变化,旋即彼此相触,恐怖能量,席卷而出。

    “祖之守护!”

    浩瀚的光芒自他们体垩内弥漫开来,竟是化为一道古老的光影,光影将他们包裹,守护在其中。

    苍白大手落到那古老的光影上,终是微微顿了顿,但那古老光影,却仅仅只是持续了瞬间,便是开始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纹浮现。

    生死之主他们鼻息之间,都是有着血迹流出来,仅仅只是一道穿越位面封印的手掌而已,便是如此的恐怖,真不愧是连师傅都必须燃烧轮回方才能够对付的超级存在啊。

    嘭!

    鼻息间的血迹越来越浓,感受着那即将蹦碎的光影,生死之主他们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无奈之色,他们已经力竭了。

    咔。

    光影下一瞬间,也是爆裂而开,生死之主六人身体陡然萎靡而下,鲜血自他们七窍中被震出来,而后一口鲜血喷出,身体犹如断翅的翅膀,自天空上栽落而下。

    在身形急坠时,他们见到,那苍白大手,终是重重的落在那冰雕之

    一切,都完了吗?

    他们心中掠过这般念头,一种无力与绝望,涌上心头。

    “完了吗?”

    那天地间无数强者望着这一幕,也是通体冰凉下来,眼中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心中有着一道脆声响起,那是希望彻底破裂的声音。

    无数人眼神呆滞,摇摇欲坠,仿佛就欲栽倒。

    咔嚓。

    而就在天地间瞬间死寂时,突然有着清脆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坚冰破碎…

    一些呆滞的目光茫然的转移而去,旋即那木然的瞳孔便是剧烈的缩起来,他们浑身颤抖着,只见得在那苍白打巨手之下,冰屑犹如冰雨般的飘落而下,而在那里,一道冰封了一年时间的倩影,再度现身,晶莹的长发,随风飘舞。

    嗡。

    璀璨的冰蓝光芒,在此时席卷而开,竟是生生的将那魔皇之手的落势彻底的阻拦而下,旋即冰雪涌动,那魔皇之手,直接是被震得急退。

    “冰主!”

    “冰主苏醒了!”

    “她成功了??!”

    无数人望着这震撼的一幕,魔皇的攻击,终于是首次被阻拦下来并且被震退,乱魔海中,瞬间沸腾,无数道狂喜与激动的欢呼声如雷鸣般响彻,在大海上掀起阵阵涛浪。

    而在那无数道激动得近乎颤粟般的目光中,天空之上,那道冰蓝倩影一飞冲天,一种恐怖的寒气,在天地间弥漫开来。

    咔嚓。

    下方的大海,瞬间冰冻,冰线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弥漫开来,方圆数十万丈内,直接被冰封,那种恐怖得无法形容的力量,却是让得无数人眼中涌上了狂喜。

    “咻!”

    冰蓝倩影暴掠而出,而后她似是一掌拍出,与那魔皇之手,正面硬憾在了一起。

    嘭!

    天地仿佛都是在那种对碰中蹦碎了开来,那魔皇之手,再度被震退,一层层坚冰,自那苍白大手之上弥漫而开,最后直接是将其彻底的冰封。

    魔皇之手剧烈一颤,然后开始飞快的缩回,很快的便是退进位面封印之中,而后寒气紧接而至,将那位面封印上的裂缝封堵而上。

    “竟然是祖的波动…”

    “不过,这可还比不上符祖啊,千载岁月,你们这位面,你便是最强的了么?”

    “一月之后,本皇将会真身降临,到时,便是你们这位面终结之日了。”

    随着裂缝被冰封,一道毫无情感的漠然声音,却是自那裂缝处传出,最后回荡在了这天地之间。

    无数人因为这从天外而来的声音静了下来,心中涌上浓浓的恐惧,不过当他们在看见天空上那道凌空而立的冰蓝身影时,眼神又是明亮了下来,只要有着冰主的守护,这天地,应该能够阻拦下那异魔皇了吧?

    无数道目光,泛着浓浓的狂热与希冀,紧紧的望着那道倩影,一些人,甚至是忍不住的跪拜了下去,这一刻,她仿佛成了他们的神。

    天空上,应欢欢望着那虚无之中的残破不堪的位面封印,脸颊之上,突然有着一抹苍白浮现出来,旋即她娇躯一颤,一口血液自其嘴中喷出,那血液,竟然是呈现冰蓝色彩。

    应欢欢娇躯摇摇欲坠,然后竟是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倒飞了出去,在其娇躯上,不断的有着血雾爆炸出来。

    遥远的青阳镇后山,那孤峰之上布满尘埃的身影,突然在此时陡然睁开了双目,下一霎,他周身银光暴涌,直接是凭空消失而去。

    乱魔海上空,应欢欢娇躯自天空坠落而下,她微闭着美目,也没有丝毫要控制身体的想法,再接着,下一瞬,她便是感觉到自己落到了一个充满着熟悉味道的怀抱之中。

    冰蓝的美目这才睁开,然后她便是见到了那张仿佛深深印入了她灵魂深处的面庞。

    “你来了啊。”她望着他,轻声道,那声音,竟是异常的柔和,没有了丝毫的冰冷。

    “你…失败了?”

    林动抱着她,望着她嘴角的冰蓝色血迹,心头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他能够感觉到,虽然此时应欢欢的实力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但显然,还并不算晋入真正的祖境,不然的话,她不会被那异魔皇伤成这样。

    应欢欢此时犹如小猫一般的蜷缩在林动的怀中,冰凉的俏脸贴着他那温暖的胸膛处,唇角却是有着一抹妩媚的笑容浮现出来,她纤细的玉臂轻轻的揽着林动的脖子,然后优雅的仰起那雪白的脖颈,柔软的唇,印在了林动唇上,冰凉的水花,顺着俏脸流淌下来。

    “不…我成功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