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王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动乾坤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巨大的平台之上,有着足足上千道身影,而此时,这些人影,目光却是全部投向一个方向,个个目光之中充斥着惊异,窃窃私语声,如同瘟疫般,迅速的在这平台之上蔓延开来。

    在他们视线所汇聚处,是一条通往平台的石梯,此刻,在那石梯的之上,一道人影,正踏着石梯,缓慢走过。

    而这道身影,则是平台之上骚动的源头。

    “那是.”

    林动目光微眯的望着那道以一种缓慢的步伐走过石梯的人影,凭借着过人的眼力,他能够看见,那是一道身着灰袍的人影,长发凌乱的披散在他身后,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后背所背负的一柄黑色大剑,大剑约莫丈许左右,隐隐间,有着一种惊人的阴厉波动,自剑身中散发出来。

    那道灰袍人影的脸庞并不算英俊,但却颇为的耐看,只不过那头发下的双目,却是呈现一种毫无情感的麻木,那对暗沉双眼,看得人心头泛冷。

    而且,最令得林动眼神凝重的是,从这道灰袍人影身体上,他感受到了一种极端浓郁的危险味道。

    那是草原上两头身经百战的恶狼相遇时方才会出现的味道.

    整个道宗的弟子中,即便是应笑笑,都未曾让得林动有这种感受,然而这突然出现的陌生灰袍人,却是让得林动,眼瞳有些紧缩的迹象。

    “他是谁?”林动轻声问道,他似乎并不记得,在道宗四殿的弟子中,有着这么一号危险的人物。

    “王阎。”应欢欢贝齿轻咬着嘴唇,原本清悦的声音,都是在此刻变得有些低沉。

    “怎么回事?”林动双目微眯,自从认识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应欢欢这般神情。

    应欢欢沉默了一会,方才轻声道:“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所说,上届宗派大赛,我们道宗上一位天殿大师姐被元门所杀的事么?”

    “嗯。”

    “那位大师姐,就是王阎的亲姐姐。”应欢欢玉手握拢,深吸了一口气,道。

    “王阎师兄那时候也是我们天殿的弟子,说来资历比姐姐都要老一些,真要论起来,他才是如今道宗弟子年轻一辈中资历最高的人。”

    “当年那事发生后,王阎师兄受的打击很大,性子也是变了许多,加上当时爹爹为了顾全大局,强行压制下了宗派的愤怒以及复仇之声,而那时候的王阎师兄,已是被仇恨所冲淡了理智,后来更是冲进了议事大殿,指着爹爹失控大骂。”

    “再之后,王阎师兄在道宗待了半年,然后便是离开了,这些年,能够偶尔听见一些他的消息,据说他杀了很多元门的人,最后被元门追杀通缉,另外,在那宗派通缉榜上,王阎师兄,排名第二。”

    林动眼瞳微微缩了一下,这才感受到这位从未见过面的王阎师兄的强悍与凶横,他曾与姚翎交过手,知道这类人的难缠程度,而姚翎还只是排名第四,但这位王阎师兄,竟是比他还高了两名……

    “而对于元门的追杀,我们道宗其实也是暗中出过手,帮王阎师兄挡下过一些,只不过,他或许并不知道而已……”

    应欢欢抿着嘴唇,似是有点难过,轻声道:“其实,那些事情,也怪不得爹爹的……”

    林动默默的点了点头,应玄子是一个超级宗派的掌教,他的任何决议,都关乎到道宗无数人生死存亡,虽然林动并没有见过两个超级宗派彻底开战是什么场景,但他能够猜测,那必然是惊天动地,那种伤亡,将会极为的恐怖。

    当年周通前辈陨落于元门之手,那是应玄子的关门弟子,他或许已将前者视为儿子对待,谁又能想象,在他强行压制下宗派内的怒火时,他心中又是何等的痛苦。

    “这些年,王阎师兄一直都没有回过道宗……”

    应欢欢玉手紧紧的握着,她偏过头,盯着林动,那大眼睛之中,没有了以往的俏皮,反而是有着浓浓的不安:“但现在……他回来了。”‘

    林动眉头紧皱,眼芒闪烁了片刻,突然道:“是因为……殿试?”

    “或许……是殿试之后不久的……宗派大赛。”应欢欢似是有些苦涩的道。

    “殿试的第一名,将会取得宗派大赛时的道宗参赛弟子的指挥权,王阎师兄,此次回来,或许,是想借助道宗的力量,在宗派大赛上向元门复你.”

    林动深吐了一口气,这家你.

    “王阎师兄性格偏执冷漠,若是按照他的方式来,他,他会让道宗弟子死伤更为惨重的。”应欢欢似是想到那种结局,脸颊表情,仿佛要哭出来一般,这是林动第一次见到这个性格活泼,但却骨子里有些倔强的少女露出这般神情。

    林动默然,他才成为道宗弟子并不算太久,那些以往的很多事情都并不清楚,所以当这位王阎师兄突然出现时,连他都是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也不用想得太多,说不定此次王阎师兄回来,并非是抱着这种念头。”林动叹了一声,只能如此安慰。

    “我要去见见他,你陪我去好不好?”应欢欢看向林动,从她那大眼睛中,林动能够见到一丝罕见的怯意,她对于那位王阎师兄,竟是有着一点惧怕。

    “走吧。

    林动此时除了点头也无法再说什么,这突如其来的事,搞得他心中也是有些沉甸甸,毕竟这种事一旦搞不好,就会引来一场两大超级宗派之间的战争。

    见到林动点头,应欢欢眸子中也是掠过一丝感激,然后娇躯掠出,林动则是迅速跟上。

    平台之上,那道背负着巨大黑剑的灰袍披发男子,终是自石梯中走上,最后踏入平台,原本喧哗的平台上,也是在此刻变得安静下来,一道道目光将这道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给盯住。

    男子漠然麻木的双目,自这些道宗弟子身上扫过,其中没有太多的波动,旋即他再度抬脚,不急不缓的对着远处而去。

    而随着他走过,那平自之上的人群也是立刻分开一条道路,一些资历较老的弟子,望着那道身影,嘴巴张了张,面色复杂的欲言欲止,而一些最近一两年才加入道宗的弟子见状,则是想要说话,但却立刻被身旁那些师兄师姐们用厉色止住嘴巴。

    灰袍男子,仿佛也并没有察觉到周围那古怪的气氛,他沿着通道走过,半晌后,脚步终于是顿下,他望着出现在前方那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麻木的双目,仿佛是有了一点光芒凝聚。

    “是欢欢啊,竟然都长这么漂亮了……”

    灰袍男子盯着前方的少女,那近乎无情般的脸庞上,似是动了一下,但最终没有笑容出现,一道异常沙哑的声音,从他嘴中缓缓传出。

    少女走上,大眼睛望着灰袍男子那布满着胡茬与伤痕的脸庞,鼻尖忍不住的一酸,她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那个当年阳光灿烂得如同大哥般的人,变成了这般模样。

    “王阎师兄,你总算回来了,我和姐姐都很想你呢。”强忍着鼻尖涌动的酸意,应欢欢脸颊上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道。

    灰袍男子望着少女,片刻后,方才摇了摇头,道:“你从小就很聪明,应该知道我回来是做什么的。”

    “告诉笑笑,殿试时,我不会留手。”

    灰袍男子沙哑而冷漠的声音缓缓落下,然后他伸出手掌,似是想要拍拍应欢欢的肩,但又是顿住,轻轻的收回了手,步伐绕开少女。

    应欢欢的眼睛,也是在此刻,顿时通红了起来。

    后方的林动见状,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终是走了出来,在那平台上上千道复杂目光的注视下,站在了那位灰袍男子的面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