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惨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动乾坤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光自天空上弥漫而开,不少惊讶的目光都是望向了那悬浮天空的古老黑暗符文,那里散发出了相当惊人的波动。

    “黑暗祖符?”

    在场的也不乏一些眼力过人者,因此很快的便是察觉到那种波动的奇异,当即场中便是有着此起彼伏般的惊呼声响起。

    元苍眉头微皱的望着自青檀眉心处飘出来的黑暗祖符,这种波动,的确很像是黑暗祖符,不过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黑暗祖符,可不止这种力量啊...

    元苍目光闪烁着,片刻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眉头顿时挑了一下,喃喃道:“原来是按照黑暗祖符拓印出来的符文啊...”

    这元苍眼力显然极为的毒辣,仅仅是凭借着一些细微端倪,便是猜测出了青檀手中的这“黑暗祖符”并非是真正的本尊。

    “黑暗祖符乃是黑暗之殿镇殿之宝,而这枚“祖符”又是拓印得如此完美,想来也只有黑暗之殿的一些老怪物才能办到的了,这女孩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得到这东西?”元苍目光闪烁着,不断的猜测着青檀的身份。

    “难道她是黑暗之殿的人?”

    元苍眉头皱了皱,若是如此的话,那可就是有点麻烦了,黑暗之殿实力不弱于元门,若是在这里将这女孩杀了,恐怕黑暗之殿也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这女孩能够获得拓印的“黑暗祖符”,想来在黑暗之殿中也绝不会是寻常的身份...

    “轰轰!”

    而在元苍眼神变幻时,那枚自青檀眉心处飞出来的“黑暗祖符”却是猛然间爆发出滔天黑光,这些黑光,在半空凝聚,最后化为一道看不清模样的庞大黑影,隐隐间,有着一种极为凶悍的波动扩散出来。

    庞大黑影成形,然后它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伸出巨大的黑掌,一把抓住了那黑色巨镰。

    黑影矗立天际,手持黑镰,那番模样,犹如死神降临,一**极端凶悍的波动,充斥在这天地之间。

    “唳!”

    清澈的凤鸣之声,陡然响彻天际,远处的应欢欢,俏脸之上,猛的浮现一抹苍白之色,但旋即她便是一咬银牙,琴弦弹动,一道琴音,伴随着她那蕴含着冰寒的声音,响彻而起。

    “天凰琴,天音涅盘!”

    伴随着应欢欢清澈声音落下,其头顶之上的赤红光团之中,猛然传出了响彻天地般的轻扬之音,而后滔天的赤红火焰,猛的自光团之内涌出,下一霎,光团顿时呼啸而出,犹如一枚火焰陨石,划过天际,带起一股毁灭般的波动,笼罩向远处的元苍。

    而在陨石飞掠出时,一阵阵玄妙之音,也是不断的自其中扩散而出,而在那种音波的扩散下,这天地间的元力也是彻底的暴动。

    “黑暗之镰,斩魂!”

    而在应欢欢这般强大攻势掠出时,青檀眸子中也是有着凝重之色闪过,旋即手印变化,轻喝声从其嘴中传出。

    青檀声音一落,那手持黑镰的庞大黑影,顿时一步跨出,手中黑镰,遥遥的对着元苍虚劈而下。

    砰!

    镰刀挥下,前方的空间,仿佛都是诡异的扭曲起来,一道数百丈庞大的黑色光华,直接洞穿虚空,一闪之下,便是携带着令人动人的阴煞凌厉之气,对着元苍怒斩而去。

    轰轰!

    两女的攻势,几乎都是在同时间发动,无数人都是抬头望着天空这一幕,眼中有着浓浓的震撼之色,他们显然是无法想象,凭借着应欢欢与青檀的实力,竟然能够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击,这种攻势,想来就算是一名半只脚踏入生玄境的强者,都只能避其锋芒。

    “真是看不出来...这两个女孩年龄不大,手段却是如此的厉害...”吴群抬头望天,而后感叹道。

    “不过她们这次的对手,可是元苍啊,那个家伙,连辰傀都打败了,这东玄域年轻一辈,还有谁能制服得了他?”

    说到此处,吴群看了一眼身旁的苏柔,后者果然是一副要说话的模样,他当即苦恼的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又要说你那林动大哥能办到了?”

    苏柔脸一红,嘀咕了一声,但终归是没再说话。

    “你还是先祈祷那家伙能赶来吧,不然此战结束,对他名声可是巨大的打击,即便他有着什么合理的不出现的理由...但道宗弟子在他身上寄予了厚望,他若是不出现的话,会让很多人失望的。”

    吴群想了想,盯着苏柔,道:“即便是一个战败者,也比一个始终不肯出现的人更容易让人尊重。”

    苏柔闻言,双手不由得紧握了一下,而后咬着嘴唇,道:“林动大哥一定会赶来的。”

    “希望吧...”

    吴群摊了摊手,他的视线,却是凝聚在天空眨了也不眨,下一霎,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因为此时,那两道极端凶悍的攻击,已是封锁了元苍所有退路,最终爆轰而下。

    “元帝典,元帝钟!”

    足以让得任何九元涅盘顶峰强者胆寒的攻击,终是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狠狠的轰在了元苍身体之上,不过,就在撞击的霎那,元苍那低沉森冷的声音,也是传荡开来!

    轰!

    惊天动地般的巨响声,猛然在天空之上刺耳的响彻起来,一股异常可怕的元力风暴,直接是在天空上成形。

    轰轰轰!

    这片天地的空间,仿佛都是在此刻扭曲,风暴下方的一座山峰,直接是被生生的绞碎而去,周遭大地,也是崩裂开一道道巨型裂缝,不少人都是仓惶倒退,生怕被卷入其中。

    波动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持续了约莫数分钟的时间,方才逐渐的消散,而在那肆虐的元力风暴消散时,所有的视线,都是唰的一声,望向了天空风暴的源头处。

    狂暴的光芒,在那风暴源头逐渐的散去,再接着,一座巨大的古钟,便是出现在了无数道视线的瞩目之下。

    “元苍竟然挡下来了¨.好可怕的实力!”

    望着那出现的古钟,下方那些元力弟子顿时爆发出惊天般的欢呼声,而反观道宗弟子,面色则是有些苍白,他们都很清楚,类似先前那种可怕的攻击,应欢欢与青檀显然不可能再度施展。

    “咔嚓。”

    在那一道道视线的聚焦下,那古钟上开始出现裂缝最后迅速的迸裂开来,那元苍的身影,则是再度出现在了天空上。

    所有的视线,都是盯着那现身形元苍,然后不少人瞳孔缩了一下,因为他们发现在那元苍的胸口处,竟然是出现了一道长约半尺的血痕。

    “元苍也是被伤到了啊...”

    望着元苍胸口处的血痕,天地间也是有着一些惊哗声响起,这两个女孩倒也真是厉害,先前攻击,虽然在最后关头被元苍抵御了下来,但依然是令得后者出现了伤势。

    远处的应欢欢与青檀见状,心头也是微沉,没想到她们在施展了最强攻击后依然没有取到想要的战绩,这元苍的实力,当真可怕...

    “呵呵,真是好些年没受伤了啊.¨”

    元苍淡漠的望着胸膛处的血痕,旋即抬头,目光隐隐有些狰狞的盯着应欢欢与青檀:“不过,你们的表演,也该到此结束了!”

    声音一落,猛然有着阴森杀意自元苍体内散发而出,他猛然一步跨出,身形一闪之下,便是化为一道光影,直奔应欢欢而去。

    见到元苍动手,应欢欢脸颊也是微变,玉手波动琴弦,十数道的凌厉的赤红音波,顿时对着前者呼啸而去。

    砰砰砰!

    然而,面对着此时应欢欢的攻击,元苍十指连弹,劲风直接是生生的将那些音波尽数震碎,速度却是丝毫不减,看这模样,他已是打算动杀手。

    “给我站住!”

    青檀见到元苍攻向应欢欢,也是一惊,娇躯掠出,玉手一握,黑镰便是飞回其手,镰刀舞动,洞穿虚空,当头劈向元苍。

    “滚开!”

    元苍面色冷漠,反手一掌拍出,磅礴元力直接是闪电般的席卷而出,拍在了青檀身体之上。

    嘭!

    遭受攻击,青檀身体顿时倒飞而出,一丝血迹,浮现嘴角。

    一掌震飞青檀,元苍身形已至应欢欢身前,蕴含着杀气的掌风,狠狠拍出,后者见状,玉手一拍天凰琴,琴身弹起,犹如盾牌,挡在身前。

    元苍见状,一声冷笑,掌风不减,就这般重重的拍在天凰琴之上。

    铛!

    清澈的金铁之声响彻,狂暴的劲风席卷开来,应欢欢俏脸瞬间涌上一抹红润之色,而后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娇躯倒射而下,最后步伐踉跄,略显狼狈的落地。

    “小师姐!”周遭道宗弟子见状,面色顿时大变。

    “唰!”

    天空上,那元苍见到应欢欢避开杀招,眼中煞气一闪,身形一动,便是追掠而下,他虽然因为青檀的身份有所忌惮,但应欢欢这边,他却显然是存着杀意。

    “保护小师姐!”

    距离应欢欢最近的十数名道宗弟子见到那元苍竟然还要动手,顿时暴喝出声,旋即皆是出现在应欢欢身前,面色含怒的望着那掠来的光影。

    “找死的东西!”

    元苍见到这些普通的道宗弟子也敢挡在他的面前,嘴角顿时浮现一抹狰狞,大手挥下,磅礴元力席卷而出,当即那十数名道宗弟子便是被其一掌拍得吐血倒射,浑身骨骼,都是发出了断裂的声音。

    应欢欢望着那些吐血倒飞而出的道宗弟子,眼睛一下子便是红了起来。

    “欢欢,退开!”

    半空那已经与雷千缠斗许久的王阎突然暴喝道,因为他见到元苍再度挥出的凌厉掌风。

    然而此时的应欢欢,已是元力枯竭,她望着那一脸狰狞而来的元苍,竟是无法做出丝毫的防御。

    “咻!”

    元苍凌厉掌风在应欢欢眼中迅速的放大,反而,就在即将落下的那一刻,王阎浑身染血的身影,突然暴掠而来,一掌拍在应欢欢身体上,将其震飞而出旋即他也是急忙想退。

    “既然想救人,就付出点什么吧。”

    不过他身形刚退,元苍脸庞上却是有着狰狞笑容浮现一手闪电般的抓住,直接是抓住了王阎手臂,旋即眼神阴厉,劲力一吐,王阎手臂顿时扭曲起来,咔嚓的骨裂之声传了出来。

    砰!

    一掌震断王阎手臂,元苍一脚飞踢而出,直接是将前者一脚踹飞了数十米,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雷千,解决掉她。”一脚踹飞王阎,元苍淡漠的道。

    “嗯。”

    半空中的雷千闻言顿时狞笑点头,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那呆呆的望着远处手臂被震断的王阎的少女身前。

    “现在还有时间去可怜别人?”

    雷千望着眼睛红通通望着王阎的应欢欢,嘴角一撇,然后双指并曲,一股异常森寒的劲风,闪电般的刺向应欢欢雪白的咽喉。

    “我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望着少女那修长雪白的脖子,雷千舔了舔嘴,眼中掠过一抹变态般的快感之色。

    周围所有的道宗弟子面色都是在此刻剧变,眼睛都是血红起来。

    “欢欢!”

    天空上,那被灵真逼得险象环生的应笑笑也是看见了这一幕,当即脸颊便是大变,有些凄厉的尖声,带着令人心疼的惊惶,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灵真淡漠一笑,身形如同鬼魅般的掠上,手中折扇,如同毒蛇般点出,洞穿应笑笑防御,落在其香肩处,劲气吐出,一个血洞顿时出现,而后将应笑笑逼得狼狈后退。

    不过此时的应笑笑,却并没有心思理会身上的伤势,她目露绝望的望着那在雷千攻击下,摇摇欲坠得如同即将枯萎的花朵一般的少女,眸子之中,有着泪水凝聚。

    “林动!”

    应笑笑突然抬头,仰天大喊,绝望的声音显得嘶声力竭,如同滴血的百灵,让得无数人眼睛都是受到感染般的红了起来。

    道宗弟子,竟已是被逼到了这种惨烈地步!

    应笑笑嘶声落下,她望着那依旧毫无动静的天地,眼中泪水终于是流了下来,她有些无力的瘫坐下来,若是应欢欢出了事,她还有什么脸回道宗.¨

    轰!

    然而,就在应笑笑眼神绝望的出现灰暗之色时,这片天地,猛然有着一道极端刺耳的音爆之声轰隆隆的响彻而起。

    当这道音爆之声响彻时,应笑笑的视线,也是与那天地间无数道目光一起猛的抬起,然后他们便是见到,一道青色光影,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洞穿天际,暴露而来,那道身影之上,似乎是有着滔天般的暴戾席卷而开。

    “林动!”

    应笑笑望着那道熟悉的青色光影,原本绝望的眼神,顿时有着神采闪烁起来。

    “雷千,小心!”元苍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面色也是微变,沉声喝道。

    咻!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那道速度快得恐怖的青色光影,已是如同陨石般从远处冲来,并且在雷千尚还未反应过来时,一只闪烁着青光的龙拳,便是蕴含着极端暴怒的力量,一拳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嘭!

    低沉的声音,仿佛响彻在了每一个人的耳边,然后他们便是见到,那雷千的身影,砰的一声,倒射而出,最后搽着地面飞出数百米,狠狠的撞在一块山岩之上,整个身体,都是被镶嵌了进去,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蔓延而开。

    “那是林动大哥!他赶回来了!”

    山顶上,苏柔望着那道冲进战场之中的青光身影,眼睛之中顿时浮现惊喜之色激动的道。

    “这家伙...还真是赶到了.¨”

    吴群也是有些震动的望着那一拳轰飞雷千的青光身影,旋即他面色变了变,因为他感受到了那从林动体内散发出来的滔天戾气,那种凶戾,比起异魔域的那些魔怪更为的浓郁...

    这一刻,他知道,这个道宗的杀神...似乎暴怒了...

    吴群喉咙咽了一口唾沫,虽然他明知道眼前的林动与元苍之间有着难以丈量的差距,但不知为何,他隐隐的感觉到...元门这次,似乎是要悲剧了.¨

    冲进战场的青光人影仿佛具有着一种魔力般,令得原本混乱的战场立即收敛了许多,双方的弟子都是直直的锁定着那道身影。

    而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道身影身体上的青光缓缓收敛,最后化为一道年轻的身影,正是林动。

    只是此时的他,脸庞上,弥漫着令人心寒的戾气他视线远远的看了一眼元苍,那般如同野兽般的眼神,即便是后者,心头都是泛起了一丝寒意。

    林动看了元苍一眼,然后转过身来,他望着身后那眼睛通红甚至连眼神都是失去了以往那般灵动的少女,心中顿时涌上一抹心痛以及暴虐的杀意。

    林动微微颤抖着伸出手掌,摸着少女冰凉的脸颊,眼中闪过一抹歉疚,声音沙哑的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林动的手掌,触着应欢欢的冰凉的脸颊,少女无神的眼中这才有着聚焦,她就这样望着眼前那张眼中弥漫着暴虐并且隐隐间还带着一丝疯狂赶路的疲倦的青年本就通红的眼睛,泪水终于是崩堤般的流了出来。

    少女上前两步,最后一头扑进了林动怀中,一直被压抑在心中的情绪终于是在此刻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像一个孩子一般,撕心裂肺的大哭着,那哭声,令得人满心的酸楚。

    “我们...好多师兄弟都被杀了¨.王阎师兄手臂也被打断了...姐姐也被打伤了¨.”

    林动抱着应欢欢,手掌有些颤抖的抚着少女长发,自从认识以来,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总是笑颜动人,活泼朝气足以感染人的少女,哭成这样...

    即便是当初她要独自一人留下阻拦魔印众时,依然未曾哭过。

    林动抱着少女,然后缓缓抬头,望着周围那些浑身带伤的道宗弟子,此时的他们,正目光狂热的将他给盯着,那眼中,却是并没有丝毫因为他此时方才赶到的指责...

    “林动师弟,我们没用了点,竟然要让小师妹出手...”

    庞统抹了一把脸庞上的血迹,坐在地上,对着林动苦笑一声,然后他面色复杂的顿了顿,接着道:“林动师弟...你从加入道宗开始,就一直在创造着奇迹...虽然我知道或许会让你很为难,但是...”

    庞统突然站起,然后竟是对着林动单膝跪下,他的脸庞上,隐隐的有些疯狂与狰狞,他死死的盯着林动,犹如抓住最后希望的一头受伤野兽,低吼的声音,响了起来。

    “请壮我道宗!”

    砰砰砰!

    周遭的道宗弟子,哗啦啦猛然在此刻单膝跪下一大片,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狰狞得可怕。

    “林动师兄,壮我道宗!”

    道宗弟子,那整齐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仇恨,在这天地间荡漾开来,让得不少人面色都是有些变化。

    林动缓缓紧抱着怀中的少女,旋即再将哭声渐歇的她轻轻的放开,伸出手掌,极为温柔的将其脸颊上的泪水搽拭而去,然后他抬头,望着那些道宗弟子,年轻的脸庞上,同样是有着一抹让人心寒的狰狞笑容一丝丝的攀爬起来。

    “我用他们所有人的命,来为死去的而师兄弟陪葬。”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却就是这般缓缓的传开开来,然后,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在此刻陡然寂静下来。

    隐隐间,一种滔天的暴戾,如同沉睡的修罗,在这鲜血之地,苏醒而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