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大雪初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动乾坤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场莫名的闹剧,便是这般的收场,道宗的弟子面面相觑着,然后看了看天空上的人影,这才逐渐的散去,虽然他们并不太清楚事情的始末,但想来能够让得素来冷静的林动师兄这般发怒,那炎主应该也是做了一些有些过分的事吧

    他们的思想倒是很简单,在这里,不管如何,他们都是坚定不移的支持着林动。

    “你身上寒气依旧未能褪去,这些时间便好好的静修吧,尽量别怎么与人交手。”天空上,林动望着体内依旧还有着寒气散发出来的应欢欢,道。

    应欢欢微微点头,旋即她轻声道:“不过你可要答应我,别再跟炎主发怒了,现在虽然他只是分冇身,但日后真身必然会来。”

    她也是担心着林动,炎主的实力她很清楚,若真要对恃起来,林动必然会吃亏的,而且,炎主所代表的,还有着那一群在远古都是最为恐怖的家伙。

    “这次我也鲁莽了点。”林动叹了一口气,这次的事他知道莽撞了一些,但当他看见应欢欢体内冰主的力量被炎主故意不声不响的引动,可却未曾给予他们丝毫的提醒,这番暗中的手段,才是林动动怒的真正原因,他信任着炎主,方才让他同随,但后者这种背着他的举动,却是真正的犯了他一些忌讳。

    他知道炎主他们的心愿很宏大,他们是想要守护着这天地,而林动也尊敬他们,他们对这片天地的付出,无人能及,从某一种角度而言,他们对应欢欢的所作所为或许也并没有错,在他们看来,只有冰主的彻底苏醒,方才能够拯救这片天地。

    只是林动却是不想应欢欢因为这种原因而变成一个陌生冰冷的人,但他同样也知道那是冰主的责任,应欢欢与冰主难分彼此,这种责任,她无法选择,但也无法避免。

    林动也并非是自私的要应欢欢否认这份责任,他只是希望,能够有着最为完美的办法,若是他拥有着接过这份责任的能力,那么,应欢欢就不用去改变,而这片天地也是能够获得拯救。

    他知道这个办法或许有着一丝天真,可他却是甘愿为之付出,他经历着重重生死,遍体鳞伤的一步步的对着那个方向靠近着,他希望能够当改变来临时,获得认可。

    在这之前,他想要尽可能的保护着他想要保护的那道音容笑貌,他终归到底,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应欢欢望着面色复杂的林动,也是一阵默然,旋即冰蓝色的美目望着那熙熙攘攘极为热闹安宁的道宗,神色略微的有些恍惚,而后她纤细玉指指向一处广场,笑道:“还记得吗?三年前的殿试,在那里我们可是成为了一次对手呢。”

    “嗯,然后你被我狠狠的抽了一顿。”林动一笑,道。

    应欢欢脸颊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绯红浮现出来,嗔道:“早知道我那时候就该直接煽动天殿的师兄弟把你揍一顿。”

    “那我们荒殿那么多师兄弟也不会怕的。”林动忍不住的笑道,突然间心情好了许多,那一幕幕的记忆,实在是让人心暖。

    “好了,你先去静养着吧,你这模样还不适合出来。”心情好下来,林动冲着应欢欢挥了挥手,道。

    “嗯。”

    应欢欢也是明白自身的状态,这些寒气若是不压制的话,对寻常道宗弟子会造成不小的伤害,当即她冲着林动一笑,挥挥小手:“不要再发火了哦。”

    此时的她这般模样,竟是再度恢复了一点三年之前的那份娇俏,这看得林动心头微暖,然后点点头,目送着应欢欢化为一道虹光掠回后山。

    林动望着应欢欢消失的倩影,脸庞上的笑容方才一点点的散去,双掌紧紧的握着,眼神变幻,许久后,他长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他能够将炎主给阻拦下来,但下一次呢?那时候若是真如同炎主所说,他真身降临,然后那些所谓的洪荒之主,黑暗之主都是来了,他难道还能护住应欢欢?

    那时候说他想要替应欢欢扛过那重担,这些远古之主,又有谁会相信?他现在的实力已算不弱,可与炎主这些远古的巅峰强者比起来,依旧还有着差距。

    “岩……你说,我真能超越那冰主么?”林动在心中略微有些茫然的问道。

    “你现在的成就,三年之前又能想到吗?”岩淡淡一笑,道。

    “但我却是没把握在那些远古之主尽数来到时,将她给保下来,也没办法让他们相信我够资格担负起属于她的重担。”

    岩沉默了一下,冰主的优秀,即便是他的主人符祖都赞不绝口,想要与其比肩,本就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

    “你要让他们对你认同,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岩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

    “你有办法?”林动一怔,连忙问道。

    “我有办法,但成不成却不知道。”岩顿了一顿,接着道:“而且这还得看另外一个人的意愿……”

    “谁?”

    “绫清竹。”

    “绫清竹?”林动愣了愣,有些茫然的道:“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了原本在主人方才具备的波动。”岩的声音中,充满着凝重。

    “符祖?”林动瞳孔微缩,心中满是不解,绫清竹怎么又会与符祖扯上关系?

    “她怎么会拥有着我主人方才具备的波动,我也不明白,不过你可以去问问。”岩道。

    林动皱了皱眉,却是摇摇头,他究其原因是因为应欢欢,但因这个原因去找绫清竹寻求帮助,对后者不公平,而他也实在开不了口。

    “算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林动叹了一口气,道。“随你吧,不过她这情况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若是放过了,着实有些可嗬”岩自言自语道。

    林动摇着头不去理会他,心中也是有些烦躁,没想到这才安静了没多久,各种事情又是缠绕了上来,若能够一直如前些时候那般安静,该有多好。

    心中烦恼着,林动也是自天空落下,刚欲走开,一道声音却是从不远处传来,他一抬头,便是见到应笑笑对着他快步而来。

    “笑笑师姐。”林动冲着应笑笑笑了一下,道。

    “你这称呼现在我可当不起。”应笑笑白了林动一眼,以这家伙如今的实力,就算是要当掌教都是绰绰有余。

    “对了,我来是要告诉你,你的那些朋友在你闭关的时候,都先行回妖域了,不过临走时我们设置了空间阵法,下次你若是要去妖域,数日时间便能抵达。”

    “小貂他们回妖域了?”林动一怔,旋即点点头,如今东玄域诸事平静,他们是该回妖域,而且那边还有着四象宫需要照料,以小炎的性格,显然也是妖域才更为适合他。

    “另外,”应笑笑突然顿了一下,道:“先前绫清竹姑娘带着九天太清宫最后一批人也是离开了道宗,应该是回九天太清宫去了。”

    “她走了吗?”林动呆了呆,旋即眼神复杂,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这些时间,九天太清宫的弟子在陆陆续续的撤回去,不过按照速度,一月之前她们就该尽数撤走的,但后来不知为何速度减缓了下来,清竹姑娘也是在道宗逗留了一月,直到先前才带人离去。”绫清竹眼神莫名的看了林动一眼,道。

    林动苦笑了一声,他自然是听得出应笑笑话里的意思,这一个多月,不正是他陷入那种古怪状态之中么?绫清竹之所以会逗留下来,恐怕是在担心着他吧,而现在他顺利出关了,她也是悄然而去。

    不过她这性子倒还真是丝毫未变,而且也是与应欢欢截然不同,后者爱恨不加丝毫掩饰,在异魔城为了护住他,却是宁愿以命来逼应玄子现身,看似任性,但却是至情,而绫清竹则是任何事情都不显露出来,任何感受也是自斟自饮,从不与外人提起,只是唯有亲近者方才能够感觉到那清冷内心之中所包裹的火热。

    “我说欢欢和清竹姑娘的事,你究竟想要怎么样?”应笑笑盯着林动,问道。

    “我“…….

    林动动了动嘴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色复杂,哪还有平日里的那番果断,而这种事,又哪那么容易说清楚。

    应笑笑叹了一声,也不好多说什么,道:“你去送送她吧,她们应该还没走多远。”

    林动点点头,刚欲转身而去,应笑笑又是想起了什么,道:“等等,这一两月中,你爹娘也有消息传来,说让你去办件事情。”

    “办事?”林动一愣,他爹娘会让他去办什么事?

    “嗯,你爹娘说,让你若是得空,就去北玄域把青檀接回来。”

    “青檀……”

    听到这个名字,林动的心头也是忍不住的一颤,脸庞上有着一抹异常柔和之色浮现出来,那个倔强得令人心疼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想到三年前那手持着黑色镰刀,身着黑色衣裙,巧笑焉熙的少女,林动心头微热,三年不见,真是想这丫头想得紧。

    “嗯,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把她接回来。”

    林动点点头,青檀在家里可是个小宝贝,爹娘与他都是疼爱得厉害,这些年跑出来受了这么多苦,也不知道娘为此抹了多少泪,既然如今他回来,也是该找时间去躺北玄域了。

    声音落下,林动也就不再停留,对着应笑笑挥了挥手,身形一动,便是掠向道宗之外,应笑笑望着他的身影,无奈的叹了一声。

    道宗之外,山林之中,数十名九天太清宫的弟子安静行过,在那最前方,是一名身着白色衣裙,娇躯窈窕出众的女子,她脸颊上虽有薄纱遮面,但那印出来的轮廓,却是完美动人。

    苏柔走在她后面,大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看向后方越来越模糊的道宗,最后忍不住的低声道:“师姐,我们就这样走了啊?”

    “嗯。”

    绫清作薄纱下有着清淡的声音传出,没太多的波动。

    “我们至少至少也要和林动大哥打声招呼再走啊。”苏柔建议道。

    绫清竹眸子看了她一眼,似是笑了一下,声音略柔的道:“何必在意这些。”

    “可可师姐你逗留在道宗这些时间,不就想看看他是否安全完成修炼么,…….苏柔咬了咬嘴唇,道。”

    绫清竹步伐微顿,手中剑鞘轻轻的敲了敲苏柔小脑袋,道:“再瞎说,回去就关你禁闭。”

    苏柔小脑袋一缩,不敢再说话。

    “她说的倒是没错,我把你们带来道宗,要走前,起码也要跟我打声招呼吧?”一道笑声,突然的从前方传来,让得绫清竹那握着青锋长剑的玉手微微一滞,然后她缓缓的抬起头,只见得在那前方树林的尽头,一道削瘦的身影,正背靠着一颗大树,面带笑容的将她给看着。

    细碎的光斑透过树林,照耀在他的身上,仿佛温暖的阳光,让得人心中犹如大雪初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