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到底谁有压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擂台赛,兴欣两人出局,神奇场上第二位角色还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生命,算是擂台场比较常见的情况。这约摸30%的生命领先,实在无法让神奇战队踏实地以为是胜利,神奇的人都不由地朝兴欣这边张望着,观望着他们的动静。

    兴欣第三位要出场的选手唐柔已经站起了身,回手轻放在座位上的,正是神奇战队的选手们死乞白赖送给他们的《电竞时代》。

    从第一个上场魏琛,再到刚刚下来的莫凡,兴欣已经出场五人,《电竞时代》带来的精神攻击?说实话,要不是唐柔放书这一细节,神奇战队简直要忘记这一回事了。那五人身上,实在看不出有受到什么影响……

    难不成,方锐和莫凡不同以往的表现,就是因为被《电竞时代》给刺激了?这种可能性,那实在会让神奇战队自抽两个嘴巴。

    但不管怎样,接下来上场的是正主,是事件中心的唐柔,她,总不会一点都不受影响吧?《电竞时代》上阮成的文章攻击性可是相当强的。

    “一个新人,不可能承受住这种压力的。”贺铭说着。

    “但是……她看起来似乎挺平静的。”申建说。

    “总不能慌张地连路都走不了吧?”贺铭说着,目送唐柔走上赛台,进入了比赛席。

    擂台赛继续,一样的地图,角色刷新进入。

    “别在里面绕了,直接外面见,我们赶时间。”唐柔居然先在频道里发了消息。

    “这什么情况?什么赶时间?唐柔好像从来没有在比赛中聊天的习惯吧?”贺铭有些诧异地说着,结果就听到兴欣选手席那边传来“叮咣”一声响,大家连忙看去,就见方锐摔倒在地上,各种灰头土脸。

    “这这……这太坏了这个……”方锐说着,神奇这边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兴欣诸位却都笑了出来。唐柔的“赶时间”一说。当然是意有所指了,谁也没想到她居然这样促狭捉弄了一下方锐。方锐此时感觉压力山大,这些家伙都“赶时间”,存心要把输了的责任往他这推啊!

    兴欣这边乐成一片。神奇战队顿时更茫然了。

    这什么情况?

    30%生命的领先虽然不算多,但也不能当不存在吧?此时兴欣处于劣势是显然的,他们居然还挺开心,这……是有什么杀手锏吗?赶时间?赶什么时间?

    神奇的诸位面面相觑,谁也不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场上的两个战斗法师却已差不多冲到了地图正中。

    唐柔发出了直接约战的邀请,但是对手贾兴却没有理会。生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一般选手都不会和对手正面相抗。都会想些花样出来,贾兴这也是很正常的思路。

    唐柔的寒烟柔就好像上回合的毁人不倦似的,也是先在酒肆外转了一圈,结果却没有发现傲天斗法。无奈,也只要进了酒肆。

    三进三出的大院,贾兴也还算是比较积极的,没有猫在某个地方蹲守。两人转了也不算太久,终于相遇。唐柔的寒烟柔毫不迟疑地冲了上去。贾兴的傲天斗法却果断退去,飞快找了一个之前刚走过的阴暗位置埋伏。

    一步、两步、三步……

    贾兴心中暗数着寒烟柔冲来的节奏,目光转也不转地盯着那边寒烟柔即将出来的转口。

    轰!

    一声巨响。酒肆里的院墙修得实在不怎么结实,气功师的念气可以震破,悍勇如战斗法师的魔法斗气,又怎么会被难住?

    寒烟柔,直接将那面高墙轰出一个大洞钻去,那架式,显然是想抄近路绕前拦截撤走的傲天斗法,结果歪打正着,从这边一出来,就见傲天斗法端了个战矛。死盯着那边转口鬼鬼祟祟。

    兴欣里那么多个猥琐的,擅长蹲守、伏击、偷袭等花样的各路高手,唐柔身处这队的训练环境,对于这些打法,要说没了解那也是不可能的。此时一看傲天斗法那架式,顿时也看破了他的心思。

    但唐柔哪管什么多啊?遇着了。那就打呗!

    寒烟柔,豪龙破军,急冲傲天斗法身边。

    贾兴这时也早看到寒烟柔了,人破墙,出来转身,一点犹豫迟疑没有地就冲上来了。贾兴连忙操作傲天斗法闪避。阴暗的小角落被豪龙破军这一冲,几乎都要崩塌。

    唐柔的节奏那自然是很快地,寒烟柔战矛一转已经追着傲天斗法继续敲打过来。贾兴就是想暂避锋芒,却也找不到空间,只能硬着斗皮硬上了。

    两个战斗法师瞬间缠斗在了一起,同职业的较量,向来是即枯燥,又凶险,但是这一阵,贾兴根本来不及去感受这份枯燥,感受这份因为过于熟悉需要更多算计的凶险。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过多的问题,寒烟柔攻得太快,攻得太猛,他根本没有时间算计什么,只能不停地操作,几乎都是下意识地,直至他的傲天斗法倒下。

    输了?

    贾兴的脑子在这一刻才回转过神来。之前的战斗,好像都是一片空白,大脑好像停止了运转一般,只是双手在不停地工作。

    而现在,他已经落败,荣耀两个大字,是不会送到他的显示屏上的。

    贾兴走出了比赛席,这一局到底用了多久?他很茫然,他只有一种感觉,快,很快,非常快。

    怎么会这样,她不是应该……

    贾兴到了这时候,才想起来唐柔应该压力缠身,发挥应该有些不如意才对这回事。但是他完全感觉不到,唐柔的攻势在他看来是那么的坚决。

    贾兴感觉不到,场下神奇的其他人也看不出来。

    倒霉三人组面面相觑,如果连唐柔这个当事人都根本没受这种压力影响的话,那更不用提兴欣的其他人了,那么他们本轮想要胜过兴欣的仰仗,岂不是不存在了?

    “无论如何,先把这2分拿下吧!”贺铭说着。

    申建点了点头,他是神奇擂台赛的最后一位选手,守擂主将。

    “当心些。”贺铭心里不踏实,不由地就又叮嘱了一句。

    “嗯……”申建又点了点头,他心里同样也不踏实,所以根本没信心发出什么豪言壮语来安定军心,在看到下场的贾兴那一脸恍惚后,申建顿时心里更打鼓了。

    “怎么样?”申建一边告诉自己对方不过是个新人不要慌张,一边想从贾兴这里问点情报出来。

    可怜比赛时大脑都成空白的贾兴,又能说出什么感受,一脸茫然,弄得申建只好带着各种惊疑不定的情绪上场了。

    比赛开始。

    大脑空白的贾兴,好赖还是有点贡献,寒烟柔的生命被他打去了百分之十。像之前那样直接的对攻,说哪一方一点伤害不吃获得完胜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于是神奇在擂台赛的优势,从最初贺铭拿到的百分之五十多,变得只有百分之十了。

    百分之十……

    盯着这点优势,申建并没有鼓起多大的信心,他的拳法家在向前走着,心却在噗通噗通跳着。他不是一个新人,他有过职业比赛的经验,但是,当把擂台赛的胜负全压在他一人身上时,申建发现自己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对方是新人,对方的生命已经损失了百分之十,对方最近正在承受很大的舆论压力,这些个理由,都无法让申建建立起来信心。

    核心选手,是一种地位,但是同时也是一种责任。每位职业选手都期待拥有这样的地位,但是,却不是人人都能扛得起这样的责任。有时,是能力未够,比如昔日在嘉世时,申建无论如何也不够成为核心选手。而现在,在神奇,作为嘉世出身的有经验选手,申建和贺铭、王泽两个成了这队的核心班底,但是此时,擂台胜负压肩时,申建发现自己平静不下来,他想得最多的不是如何去获胜,而是……万一输了怎么办?

    心情虽然紊乱,但至少不至于影响到移动这么简单的操作。申建的拳法家忘川很快到了地图中央的酒肆,他没有直接就找唐柔约战,忘川翻入酒肆外院后,就找了个地方蹲伏起来。

    “搞什么?”场下贺铭都皱眉了。

    玩猥琐?这根本就不是申建擅长的东西啊!赛前他也从来没表示过要用这种打法。

    贺铭茫然,王泽也搞不明白,申建在场上战战兢兢的心情,他们这两位队友无法意料。两人只能面面相觑。

    比赛里,申建在频道里发布信息:“在哪里?出来决胜负吧!”

    迷惑对方,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申建是如此想的,可是看在行家眼里,这猥琐流,实在有点不伦不类吧?

    “124,131”干干脆脆地,唐柔在频道里发出了寒烟柔所在的位置,一点也不猥琐。

    那么,申建会怎么做呢?

    观众们望过去,就见申建的拳法家忘川,偷偷摸摸地从角落里出来了,看去去似乎真是奔着唐柔所报的坐标。

    即如此……一开始蹲伏的意义又是什么?

    懂点门道的人此时都被申建搞晕了。

    “这哥们玩什么呢?”方锐目瞪口呆地问叶修,怎么说,这也算是叶修的旧部吧!

    “大概是……猥琐流?”叶修说。

    “骂人呢是吗?”方锐不高兴了,有这么低级的猥琐流吗!他坚决不承认这是猥琐流。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