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空中的沙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杜明所选的目标,正是之前各种将他们不放在眼里的魏琛。剑光掠起,冰渣与迎风布阵之间的距离在迅速被抹杀,另手一抬,沙包飞出。

    沙包飞出的速度和距离,那全凭手上的操作。这职业选手的操作那能差到哪去?脱手而出的沙包根本就是一团阴影,朝着迎风布阵打去。

    噗!

    中了!

    杜明心头一喜,那你这家伙嚣张,上来三秒钟就干掉你。但还没等高兴起来呢,定眼一看,中的不是迎风布阵。

    一条小飞龙不知何时飞到了迎风布阵的面前,这记沙包却是丢到了小飞龙的身上。小飞龙毫无疑问是罗辑的昧光召唤出来的,不过在这游戏规则中,沙包就是神挡杀神的大杀器。这一包丢中小飞龙后,转眼间,小飞龙就已被传送到了场外,竟然也像玩家角色一样接受着这一规则。

    “干得不错。”魏琛对罗辑提出表扬,一边的罗辑却完全顾不上高兴,他紧张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飞出来了。这刚一开始,魏琛立即示意他用召唤兽挡这么一下,如此重任,让罗辑压力非常非常大,他惟恐自己操作不好,或是不准,这一挡挡了个空,魏琛可不就被送出了场了吗?

    还好,他做到了,比起高兴,此时他更多的倒是庆幸。看到小飞龙被送出了场,罗辑就想再召唤一只,哪想一看技能,竟然无法使用,是处于被沉默的状态。

    罗辑顿时明白了,召唤师的召唤兽,在这场游戏中也不是会被当作无休止的盾牌来使用,但凡被沙包丢到,就无法再被召唤。

    接到沙包的话就可以再使用?罗辑如此想着,不过却也知道在这游戏的规则中,如果接到沙包,怎么也不可能用在接一只召唤兽回来。

    丢到小飞龙的沙包朝地上落去。它是不会自动回到攻击方手中的,攻击方必须自行前来拾取。杜明的冰渣距离最近,抢步过来拾取,谁想就在沙包将要落地的一瞬,一只手探了出来,竟将沙包稳稳接在了手中。

    “呵呵呵。”魏琛笑着。沙包只要未落地。那么就可以进行接取,毫无疑问。于是兴欣这一下接取得手,三人已经多了一次被命中的机会。

    规则规定接沙包得手后,三秒钟内需要丢出沙包供攻方拾取,这无疑是很值得利用的一点。魏琛看准对方三人站位,找了个空当,正是杜明冰渣的正身后,喊了一声“接着”,迎风布阵手臂扬起。抡出。

    杜明连忙让冰渣抽转回身,另外吴启的刺客残忍静默也连忙冲去补位想快些接到沙包。哪想两人的角色都已冲出,视线内却根本不见飞出的沙包。

    “哎呦不好意思,掉地了。”魏琛很是憨厚的笑了一声,沙包从迎风布阵的身后脱手,就那么垂直落下。居然直接是丢到了迎风布阵的脚下。

    现场嘘声那叫一个响亮,观众纷纷斥责魏琛卑鄙。但魏琛哪理这个,沙包落地,兴欣三人的角色早都已经开始移动退走,对于他们而言,离沙包越远,当然就越安全。

    杜明一边吐血一边再让冰渣转身过来拣沙包。吴启也是愤愤不平地让残忍静默追在他的身后。

    “不要乱,保持好站位,压缩他们的空间,一个一个对付。”江波涛这时喊了起来。这个游戏看似简单。其实也是很有战术性的。开场刷新时的三角形站位,就是一个比较平衡的站位方式。之后的走位,也应该根据具体情况有所讲究,保持攻击的连续性是很重要的,所以三人之间要有稳定的呼应。像杜明刚刚出手的这一沙包,被对手接了暂且不说,就算没被接,被小飞龙挡了,落地,然后他们攻方又要跑去拾取,这对攻势来说就是一次很严重的打断。沙包丢出,就应该保证在攻击线路上有攻方的角色可以接住沙包继续发动攻击,这是这个游戏的攻击诀窍,无论是打躲避球还是丢沙包,亦或是现在用荣耀做出的这个趣味游戏,这一点都是成立的。

    看到杜明的冰渣拾取了沙包,江波涛立即操作他的无浪走位,试图和冰渣的站位形成串联,哪想跑出还没几步呢,就听那边传来一声杜明的叫骂,回来一看,一个六星光牢,竟然将冰渣给困住了。

    “眼睛要睁大一点啊年轻人。”魏琛这边感慨万千地说着。

    “前辈的手段真是精彩。”江波涛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哎呦,你这个小孩倒是蛮会说话的嘛!”魏琛笑了笑。

    江波涛也在笑,但是手上的操作却没有停止。

    冰创冰动剑!

    一串冰晶自地上铺展而过,飞速朝着兴欣三角卷去。机率降低角色速度的冰系技能,无疑在这个游戏中可以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聊得好好的居然偷袭,现在的孩子真是太没下限了。”魏琛一边说着,已经操作着迎风布阵避到了一旁。

    “前辈说笑了。”江波涛并不受魏琛垃圾话的干扰,冰创波动剑不中,剑锋再转,又是一记烈焰波动剑卷出去。

    火光闪耀着,江波涛想用攻击限制对方的活动空间,谁想一道人影,居然直接踩着烈焰波动剑掀起的火浪,就那样直愣愣地撞了过来。

    强力膝袭!

    包子入侵飞身而起,膝盖直朝无浪撞了过来。

    唉,失算呐!

    江波涛瞬间意识到,烈焰波动剑这种只是高攻击的技能,在这场游戏中恐怕是最不受忌惮的。比如一击必杀的沙包,这种伤害那是何等的温柔?这不,兴欣的包子果断无视了这一击的伤害,包子入侵直接迎着烈焰波动剑撞了过来。这种场面真是相当少见,江波涛一时间也来不及操作,无浪被这记强力膝袭直接撞飞了出去。

    吴启这时却已经领会了江波涛的意图,他的刺客残忍静默已和无浪形成对位,就等杜明的冰渣从六星光牢里出来。哪想无浪此时竟被这样直接击飞,吴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对于这样的游戏,大家还是很有生疏感的。

    “逼住!”这时杜明的冰渣可算是从六星光牢的封锁中出来了,朝吴启喊了一嗓子,示意他和自己形成夹击之势。

    兴欣三位当然是要尽可能避开拿沙包的冰渣,三人的角色不再站成一团,各寻方向呼一下散开。他们不只避着冰渣,连同残忍静默也在避。江波涛看着兴欣的运转,知道对方也是很清楚这个游戏的玩法和关键。拥有沙包的角色要重点躲避,但是也不能无视无沙包角色的走位,沙包,是可以转手的。

    “再接啊!”杜明猛喝一声,挥手一掷。沙包咻地飞出,正当前的魏琛正准备操作迎风布阵闪避,却不想这沙包飞得的是那么的偏……

    这不是直接进攻,这是,助攻!

    江波涛的无浪不动声色地归位,抢了一个极佳的位置,杜明心领神会,学了魏琛的把戏,出声欺诈了一下,沙包却是转交了无浪。从江波涛的无浪抢位,再到冰渣将沙包丢至,之前看起来还不知如何是好的轮回,在这一瞬间却突然提速。接到沙包的无浪几乎没有停手,顺势就已将沙包横甩出去,没有攻击自己正前方的目标,仅是将沙包横丢向了无浪身侧的昧光。

    罗辑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操作下,总算勉强避过。但是视角转回一看,残忍静默,竟是用了一个弧光闪,瞬间抢到昧光身后,伸手一探,直接抓下了无浪丢来的沙包,反手立即再丢。

    中!

    这一次是真的命中,轮回骤然间的提速,让罗辑实在有点跟不上,这一沙包准确丢中了他的昧光。

    但是,魏琛的迎风布阵开场就有接到一次沙包,兴欣有多中一次的机会。这次命中,还不足以将昧光清理出场。可轮回的攻势也完全没有因此而中止,残忍静默在丢出这一沙包的同时,就已经在猛朝这边冲来,早已经做好了要拣沙包的准备。

    这种直接命中角色的沙包,守方是不能再拾取的,罗辑只能连忙操作昧光飞快离开那沙包。可是他这召唤师的移动哪里比得了刺客?残忍静默飞速踏至拾起沙包,昧光不过匆匆跑开数步,吴启毫不留情,残忍静默手已抬起,沙包就要飞出,忽得,一道人影跳出,手中那砖,照着残忍静默脸面就直拍了下来。

    吴启只觉得屏幕在那一瞬间都暗下来了,这板砖准准地挡着他的视角,都近到如此距离了,哪里还来得及闪?噗,板砖拍在了残忍静默脸上,拍得吴启心下一悸,他本就已经做出了丢出沙包的操作,收势不及之时还想要躲避这一砖,手忙脚乱的,那沙包很随意地就被甩了出来,轻飘飘的,毫无力道的,沙包扬向了半空。

    “老夫笑纳了!”魏琛大笑着,迎风布阵迈步上前就要将沙包接住。

    “休想!!”杜明的冰渣抢步冲来,可是赶在迎风布阵之前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冰渣跳起半空,剑锋一抖。

    回风式。

    冰渣所用赫然是75级的新大招,这剑招一出,半空中剑气逆流,沙包受了这一力,竟然空中变向,朝着冰渣方向飘了去。

    “好小子,挺会活学活用的嘛!”魏琛的迎风布阵眼看到嘴的鸭子竟然就这样飞了,继续喷着垃圾话,迎风布阵的死亡之手朝空中一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